李慕白的腳一踏進雄遠鏢局,整個鏢局的氣氛就熱絡了起來。

"秀蓮,李慕白來啦!"

俞秀蓮面色平穩卻難掩開心的走出,問起慕白應該在閉關修練,怎地給出關了?

"有些事,我需要想想"

相識多年,秀蓮知道有些事他想說,自然會說。

慕白拿出隨身配戴的青冥劍託秀蓮送給貝勒爺,表明想藉此了卻江湖事。

"然後呢?"

慕白未答。

秀蓮邀慕白一道同行,他回要先去給遭碧眼狐狸暗算而亡的恩師掃墓,同時要為師仇未報卻萌生退江湖之意一事祈求他的原諒。

"你來,我就等你"

"也許吧"



押完鏢,秀蓮將劍送至貝勒府,貝勒爺聽聞慕白的想法後同意暫時代管,同時也希望這兩個他一路看上來的年輕人能早日結為連理。當日府上尚有九門提督上門作客,獨生女玉嬌龍讚劍漂亮,不懂為何江湖上的大英雄李慕白要把劍送給貝勒爺,秀蓮沒給解釋。

"說多了你也不懂"

即將出嫁的嬌龍羨慕慕白跟秀蓮能過行走江湖的生活。

深夜,青冥劍遭女飛賊竊走。貝勒爺府上的劉師傅追出,影都沒看到,倒遇見一對貌似賣藝的父女。秀蓮聞風後力奔追去,意外發現對方可能跟慕白一樣是武當門人,功夫底子非常不錯。秀蓮花了番力氣制住了飛賊,一飛鏢從暗處射來,秀蓮出手接住,給賊逃了。

劉師傅堅稱賊人跟玉府脫不了關係,貝勒爺命他退下。玉府宅外被人貼了告示,上頭寫著"碧眼狐狸就藏在玉府"。秀蓮造訪玉府,嬌龍不顧奶娘的反對請她進門。聽嬌龍將嫁與家有三代翰林的魯家子孫,秀蓮恭賀她找到了個好人家,嬌龍卻語帶羨慕的說她想像慕白跟秀蓮一樣自由自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愛其所愛。沉默了半响,秀蓮說自己曾跟一人訂親,對方是慕白的拜把兄弟,在一場戰鬥中為了保護慕白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從那天起,兩人經歷了很多事情,感情逐漸深厚,但那紙婚約卻不得不顧,因此嬌龍所說的幸福秀蓮一刻都沒享過。語畢,嬌龍認了秀蓮當姐姐。

劉師傅追查起賣藝父女,意外知悉這父親原來是陝甘總捕頭,是為了報殺妻之仇才會帶著女兒追來北京,仇人正是碧眼狐狸。碧眼狐狸來了信,約當日酉時一決生死。

慕白到了,對失劍跟碧眼狐狸兩事問了幾句,秀蓮以為慕白怪罪於她,便表示她自有辦法。慕白卻說他來之前並不知道劍的事。

"那你來是?"

"我以為我們......已經講好了嘛"

酉時,蔡捕頭父女跟劉師傅力戰碧眼狐狸,原來她正是嬌龍的奶娘。狐狸道行甚高,眼見三人將敗陣下來,突然出現的李慕白出手相救同時要報師仇。狐狸怪罪江南鶴就連上了床也不肯傳她功夫,死在女人手下是活該。

盜取秘笈練功的碧眼狐狸豈是正宗武當傳人李慕白對手,正當慕白準備取狐命時,蒙了面的玉嬌龍趕來救奶娘,對峙三招,慕白發現嬌龍竟會玄牝劍法,便開始追問起她的師父是誰。此時碧眼狐狸回擲蔡捕頭的飛環奪了他的命,欲殺其女時嬌龍趕緊要她快逃,別跟李慕白打,狐狸師徒順利逃脫。



官差的死按理需嚴格追查,但此事牽連甚廣,別說九門提督,可能連貝勒爺都會被扯進,秀蓮獻計,只需勞駕貝勒爺找藉口請玉家夫人小姐到貝勒府坐坐。人到,秀蓮在席間暗示賊人的身分已知,只要劍還了也就不追究了,而殺官差一事非盜劍人所為。慕白出現,嬌龍給他請了安。

當晚,嬌龍還劍之時被李慕白撞見,嬌龍一路飛到寺廟,慕白早已在裡頭等她。慕白以樹枝跟嬌龍比鬥,贏了後表明了自己想收徒弟的渴望,嬌龍批評武當山不過是酒館娼窯後便飛離而去。

回到家,嬌龍要碧眼狐狸走,她已連累玉府,狐狸反回若不是她盜劍也不會衍生這麼多事端。碧眼狐狸欲點穴之,嬌龍的速度比她快得多,並明白告訴她自己從秘笈中學到的心法老早便已超越其師,但直至與慕白比試才讓狐狸看穿此事。碧眼狐狸告誡她江湖遠比她想像的複雜後,隔天一早便離開玉府。

找回劍,慕白同秀蓮提起了嬌龍一事,說她應該來武當山當徒弟而非嫁人,若她的心性未受約束,後果將不堪設想。秀蓮說她要嫁人了,就算她肯去武當她的夫婿也不會答應,勸慕白死了這條心。嘆了口氣,慕白說原本交出劍是為了了卻江湖事,卻意外惹來更多爭端。

"真不知道該怎麼幫你"

"耐心點吧,秀蓮"



小虎的出現,讓嬌龍吃了一驚。

當年隨父親的調職,全家人帶著家當要到遠方。途經沙漠,大盜半天雲帶著一批手下出現搶財物,半天雲順手拿走了她的髮釵。性子剛烈的嬌龍騎馬追去,跟他打了好幾架後逃走,也讓他在沙漠中救了好多回。半天雲原名羅小虎,他硬生用胸膛擋下嬌龍手裡的箭頭,倘血的擄獲了她的心。

"那個半天雲的名字,只是一個讓人更容易活下去的謎"

看著玉大人派出的大隊人馬在替他尋愛女,小虎要小龍回去,他承諾會幹出一番事業後去迎娶她。同時,他也告訴她一個孝子為救病重父母而從最高的山上跳下去卻毫髮無傷的故事,表明有誠意上天就會伸出援手。小龍把玉釵給了小虎,約好下次見面再還給她。

時候到了,小虎千辛萬苦找到小龍,小龍變了。

"你回去吧"

"小龍...."

"永遠永遠不要回來"

"就這樣?"

把玉釵還給玉嬌龍,小虎走了。



大喜之日,小虎企圖劫轎失利,雖從護衛手中逃離卻逃不過李慕白跟俞秀蓮。

"有魯家跟玉家的勢力在,要抓你這外地人是很容易的事情"

"豁出去了"

"如果你真的愛她,你不會這樣說"

慕白寫了封信讓小虎帶著,去武當山等候消息。

玉嬌龍逃了洞房,順手又盜走了青冥劍。



在路邊的小茶館,一身男裝的嬌龍一劍揮走了兩個假幫忙實勒索的莽漢,更提到李慕白是她的手下敗將。

一個石亭裡,慕白把秀蓮粗糙的手握緊,往他臉上撫。

"秀蓮,我們能觸摸的東西沒有永遠。師父一再的說,把手握緊,裡面什麼也沒有。把手鬆開,你擁有的是一切"

"慕白,這世間不是每一件事都是虛幻的,剛才你握住我的手,你能感覺到它的真實嗎?"

"壓抑只會讓感情更強烈"

"我也阻止不了自己的慾望,我想跟妳在一起"

玉嬌龍來到一間客棧吃飯,點完菜後打開錢袋看看,眉頭皺了下。十數個拿各型兵器的男子出現,報了名號劈頭就出招。嬌龍也沒耐性,雙拳雙腿配寶劍,把各家高手打得遍體麟傷,紛紛來向李慕白告狀。

秀蓮抽空回自家鏢局一趟,嬌龍在裡頭等著了,看見秀蓮就是哭,但一聽到羅小虎三字又急著要走。秀蓮見好言相勸無用,一把無名火燒上,厲聲說她從頭就知道是嬌龍拿了青冥劍,一路護著不想讓她難堪卻只落得被她瞧不起。嬌龍不肯還劍,二女兵戎相見。數十年苦練,秀蓮仍不敵青冥鋒利。

"不準摸,那是李慕白的劍"

"有本事來拿"


請忽略鋼絲

兩人再戰,秀蓮以斷劍拿下此局,嬌龍卻出手傷了不願見血的秀蓮。李慕白趕到阻止了嬌龍,斥她不配用這把劍。嬌龍飛身而去,慕白隨後追上。竹葉搖曳,慕白穩站竹上與嬌龍對戰。不敵,她逃至泉邊,慕白追上要教她心法。嬌龍一劍望他的脖子砍去,慕白沒有擋。劍停下,慕白以手為劍點了她的眉心。嬌龍承諾三招內若擊敗她便甘心當弟子,招未出慕白即奪回了劍。嬌龍不服輸,慕白便將劍丟下瀑布。見狀,她奮不顧身躍下水底只為尋劍,筋疲力竭的她隨後被一路跟蹤兩人的碧眼狐狸帶走。

將毒針裝入金屬吹筒,狐狸留下體力尚未回復的徒兒,要她好好休息,身子好了後倆在一塊去闖蕩江湖,語畢即披上蓑衣出藏身洞,大雨中走到秀蓮家外頭去露了臉。

慕白入洞時,神情恍惚的嬌龍正站在小水窪中頭抬高接雨水喝。見了慕白,她拉開自己身上的薄外套,露出內裡已浸濕的薄衣,問

"你要劍還是要我"

隨後跌入慕白懷中。

慕白判定嬌龍中了迷香,抱起她踢翻了狐狸臨行前點燃的香爐。他拿出嗅鹽讓嬌龍聞,她抖了一抖,迷茫著望向李慕白。

"碧眼狐狸在哪裡"

就在慕白運功替嬌龍療傷之際,秀蓮帶著劉師傅也入了洞。

"你們怎麼來的"

"碧眼狐狸往這邊走,我們跟來的"

細微的金屬聲在黝暗的山洞中擴散著不安。

"小心!"

慕白語一出,大量的毒針劃破空氣暴雨般襲來,碧眼狐狸大喝一聲飛出欲刺殺慕白。慕白的劍纓隨著他的手勢旋轉而花般的散開,狐狸手上的劍也隨之碎裂成片反向刺穿她的胸口。此一衝擊將碧眼狐狸推往遠處,撞碎了大量的酒罈。慕白飛身追上,一劍刺進狐狸心。

"妳的路已經到了盡頭"

"你也一樣"

慕白一回神,拔下了脖上的毒針。

狐狸用最後一口氣道出了她的意圖:她其實要的是嬌龍的命。修行多年,她卻因為嬌龍隱藏心訣而苦練不成。相對的,嬌龍的劍藝卻日益精進。

"什麼是毒......一個八歲的孩子就有這種心機......這就是毒"

碧眼狐狸把手往嬌龍的方向伸,微笑說了在世最後一句話。

"嬌龍......我唯一的親......唯一的仇"

秀蓮飛奔至狐狸遺體旁猛搖她,要她說出解藥。嬌龍說是九轉紫陰針,慕白的師父江南鶴就喪命在這種針下。嬌龍知道解方,她要報兩人的恩,拿了秀蓮的信物就騎馬疾馳入雨中。

雨已停,慕白的兩眼無神,定睛看著空中不存在的某個點。他喚秀蓮的名,她要他守住真氣別說話。慕白說他只剩一口氣,秀蓮要他用這口氣達到此生追求的得道目標,別浪費在她身上。

"我已經浪費了這一生。我要用這口氣對妳說,我一直深愛著妳"

秀蓮淚落慕白人躺,秀蓮托著他,給了他一吻,兩人的初吻,兩人的離別吻。慕白的手尋索著秀蓮的頸,吻一個個落下,死亡一分分靠近。

"我寧願遊蕩在妳身邊,做七天的野鬼......跟隨妳。就算落進最黑暗的地方,我的愛......也不會讓我成為永遠的孤魂"

慕白的瞳孔跟秀蓮的哀慟同時無限放大,秀蓮的世界只留下眼淚。

悲情的大提琴聲中嬌龍趕達,見眼前情形,她問,他走了?秀蓮拿起青冥劍往嬌龍的方位走,嬌龍跪下,劍冰冷冷停在她脖子旁並發出嗡嗡的聲響。秀蓮把劍託給劉師傅送還貝勒府,隨後將嬌龍放在胸前包袱裡的玉簪取出,插在嬌龍盤起的頭髮上,並要她去武當山跟小虎會合。

"答應我,不論妳對此生的決定為何,一定要真誠的面對自己的感情"

她的視線從天邊,拉回至嬌龍身上,溫柔的說。

雲煙壟罩武當山,修行之山恍若幻境。相吻,交合,淚。



看見身旁的玉簪,小虎出門找在橋邊的小龍。

"還記得你說的那個故事嗎?"

"心誠則靈"

"許個願吧,小虎"

"一起回新疆"

小虎張眼,半生摯愛已成雲中飛仙。

=================================



改編自王度廬的小說,"臥虎藏龍"距今已有九年歷史。贏得包含英國學院獎、奧斯卡獎及其他諸多影展大獎的它,在台灣、香港、大陸等地並未得到大眾預期中的好評,"一般武俠片的打鬥好看多了",這樣的聲音在它得獎後不斷浮起。對於當時電影看得還不多的我而言,我是喜歡"臥虎藏龍"的。原因,我還不知道。

人生過去了一片披薩比例的大小,零星的在電視上又見著了幾次它的片段。兩個月前挑了個黃道吉日重新看一次,我比以前更加喜歡這部作品。

那是一個武俠的世界,泰半的人都有個諢名,"那是一個讓人更容易活下去的謎",羅小虎道出了動盪大時代熱鬧外表下人心中的自信缺乏及不安。他們都想在武林中佔有一席之地,卻註定打不響自己名號。真正的高手專注修行,定期脫離紅塵俗世,仙人是他人生唯一的信念。所到之處留下的,則都成了傳說。

李慕白是武當派的正統傳人,以其玄牝劍法及配戴的青冥劍行俠仗義,成為眾人口中的英雄。然於得道之際,他卻產生了質疑:捨盡一切所求的真是他要的嗎?無邊的孤寂帶來無盡的哀傷。他選擇回紅塵,面紅顏。



英雄管盡江湖事,兒女私情卻總卡喉頭。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俞秀蓮身上。一紙泛黃的婚約讓慕白秀蓮必須遵守禮教,郎情妾意硬是視若無睹。當然,女方必得負少點責任,追求一向都應由男方主動。但見慕白欲語還休,現代觀眾只能搖搖頭,祝他好運。

因著青冥劍,倆認識了玉嬌龍跟她的舊情人羅小虎。

嬌龍年輕、美麗、聰穎,有師承自碧眼狐狸的武當派底子。她奉慕白、秀蓮為偶像,一心想脫離大戶人家的策略性婚姻去外頭闖蕩。偷劍後,她與慕白碰上面,他一心收她為徒,她則不停抗拒。為什麼?他不是她一直尋覓的解脫嗎?

嬌龍注意到了一件也許連慕白自己都沒注意到的事情:男人深層的慾望。

俗話說刀劍不長眼。青冥,音同青瞑,為閩南話瞎眼之意,青冥劍便是把瞎了眼的劍,只負責傷人,從不問原因。在"臥虎藏龍"中,青冥劍主要由嬌龍使用,次為慕白。嬌龍對自由的渴求帶著強大的激情;慕白計劃將劍送給貝勒爺後退出江湖,而如果膽子夠大的話,也許跟秀蓮共度此生。但是,嬌龍從慕白身上發現了他對愛情,也許甚至對性的渴求。握著秀蓮的手碰自己的臉,慕白要的不只是精神,還有肉體。青冥劍,成了他男性原慾的陽具象徵。當握住寶劍,嬌龍失了魂,陷入愛慾迷思,從而痛恨起慕白那不沾鍋的偽善態度。在山洞裡,嬌龍問,你要劍還是要我?



你要我,我知道。這是一場師徒遊戲,更是一場愛慾遊戲。

慕白的選擇呢?

在羅小虎搶花轎失敗後,慕白、秀蓮告訴他前頭的危險,"豁出去了",小虎回答。慕白回,"如果你真的愛她,你不會這麼說"。故事走到最後,慕白中了碧眼狐狸臨死前射出的九轉紫陰針,嬌龍為了贖罪而飛馬搜尋解方。山洞中,慕白放棄了抵抗,把最後的一口氣獻給了秀蓮,傾訴自己的真情。看似動人,這樣的行為卻跟他對羅小虎的教誨相牴觸。為什麼?是感性戰勝了理智?還是要說服自己愛秀蓮而非嬌龍?人心裡臥虎藏龍,慕白選擇藏起什麼?

嬌龍跟碧眼狐狸的關係是片中的第二主軸。作惡多端的狐狸混入玉府工作,意外成了嬌龍的奶媽,獨闖江湖多年,寂寞的她對聰穎的嬌龍十分喜愛,遂將所學全傳予她,怎料識字的嬌龍從小就懂得留一手,讓碧眼狐狸終生練不成武當神功。碧眼狐狸犯了一個所有的父母都會犯下的錯:妄想操控子女。我以帶利益的眼光去看人,就算對方還沒到能看懂我眼中$符號的意義,遲早他/她也能感受到。因此,雖說碧眼狐狸死前對嬌龍的背叛滿腹怨恨,她的狡猾及自由嚮往卻用身教的方式傳承到了嬌龍身上,誤了她的一生。



配樂(馬友友的大提琴真是好)、服裝、場景、攝影(漁夫撒網的那幕詩意無窮)、故事表達、象徵手法都屬上乘,最大的缺點是特效剪接及張震沒感情的口白。雖無法為港式武俠愛好者所接受,"臥虎藏龍"在我心中卻是部極難超越的李式武俠經典。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