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參加的網路聚會主持人春樹邀請會員參觀村上隆的版畫展。我其實不熟村上隆,但在看過他幫設計的帶有強烈幻想視覺元素的動畫後決定一訪。



你沒看錯,是LV。

沒其他計畫,就走過去吧!



雖說在萬華居住已久,要說熟不熟,我可能不比常晃西門町的年輕男女好些。穿過西門町,走過中山堂,在博愛路跟沅陵街的交叉口看到一個小攤販,賣的是我好久沒吃的倫敦糕(小販叫它喜來糕)跟蓮子糕。隨手買了些,在附近想找地方坐下來吃。




很久以前不知道是跟前女友還是老爸來吃過

走著,走著,不免想起小時候在市場附近叫賣的小販,從人喊換成機器喊,「まる泉白ㄘㄜˋ糕」,まる音為Maru,日文的圓圈,まる泉就是泉字外頭加一個圓圈,是它的商標。天知道中間是什麼字的白ㄘㄜˋ糕是倫敦糕的台語名。可別以為叫「倫敦糕」就表示是從英國倫敦來的,這甜點原是廣東順德倫敦鎮的名產,以當地清甜泉水加上米製成,後來逐漸聞名全中國。

怎麼也找不著椅子,便走回中山堂,在流浪人、貓、狗、鳥的陪伴下用膳。





殘留米類發酵後味道的倫敦糕聞起來香,吃起來鬆軟,微甜,因用料實在一塊下去就飽了。有個朋友說這糕點不常見,茯苓糕比較大眾。我才想起好久沒吃茯苓糕了,比倫敦糕還久。



有點貴的蓮子糕,論兩賣,我買了二十,老闆娘有多切一點給我。我愛吃的蓮子放很多,略黏,微甜。吃的時候請注意邊緣是不是有一層防黏紙,別跟我一樣吞下去才發現。



吃飽,到重慶南路附近一間連鎖咖啡店確定是加奶精後點了杯綠奶茶。端著飲料走上二樓坐下,店裡的無線網路很慢又常斷線,一樓兩個香港人仍玩得不亦樂乎。一個老人打電話跟親戚或是朋友借錢,一個資深業務教導年輕業務怎麼過人生,一個男人語氣不耐的跟老婆說要跨年就要跨得有效率。有效率的跨年,聽起來好慘。

時間差不多了。



離開台開大樓時,夜已經壟罩天空。我在一家三角窗的廠拍店面花了半小時買了兩件高領衣跟一件背心,產地台灣。餓了,一家標榜在台北市牛肉麵節比賽多次得名的「洪師父麵食棧」就在對面,嚐個鮮如何?



點了碗所費不貲的「獨當一麵」(快兩百),我脫下外套,把新衣放在隔壁椅子上。一對男女進來,坐進我前頭的位置,兩人合點了大碗的牛肉麵。兩人的麵上桌,另要了小碗分著吃。又過了一下子,我的麵終於現身。



切薄片的涮牛肉跟塊狀的腱子心口感各異,但都滋鮮味美,不卡牙縫,足見有下功夫。刀削麵寬厚剛好,咬勁也不錯。唯一的缺點是量太少,就算點了大碗的能供兩人吃,肉還是不夠。

不過有得獎的,好像常是這麼回事。

往回走,經過一家鞋店,外頭長排的男女不畏寒風,足足排了有六七個店面之遙。



經過同志六、異性戀三、男扮女裝一的紅樓,到了靠近我家的入口才知道今晚有跨年戶外派對。



新年快樂,我小聲的對自己說。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