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情人

  按照慣例,正片上映之前我被迫看了幾部預告跟廣告,其中也包含了新版的《機器戰警》跟《科學怪人:屠魔大戰》。對他們的造主來說,前者是一名失控的機械警察,後者是一名失控的拼圖殭屍(原著是這樣。從預告看來,電影版講的是他在若干年之後跟大批怪物對抗的故事。照常理來說可能也會包含一些自我定位的探索吧)。自然而然地這也讓我想起了《魔鬼終結者》:在不遠的未來,人類被機器大軍征服,便在暗中組成了反抗軍,試圖奪回人類的主權。《雲端情人》講的則是一套「失控的作業系統」的故事。既然稱為「作業系統」(Operating System),它就應該能被使用者操作(畢竟不是智慧機械生命體變形金剛);不能被操作,「失控」無誤。截然不同於創作者常見的恐懼:人類會被自己的創造物吞噬。《雲端情人》提供了另外一種更高層次的,更有感情的,也更悲傷的預言。

  在不遠的未來,由於資訊快速且氾濫地充斥於我們的生活,許多人失去了寫作的能力,「代筆」產業應運而生,我們的主角西奧多是代筆者中的佼佼者,以其深刻、細膩的筆觸活躍於業界。這樣的他曾有過一次婚姻,可確切地來說,這段婚姻尚未劃下休止符,因為西奧多還不知道如何跟過去的自己告別。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西奧多購入了最新一代,號稱能與使用者交流的作業系統「OS1」,絲毫不知此舉將改變他的一生...

  本片導演史派克‧瓊斯的電影處女作是劇情十足讓人驚奇的《變腦》,本片則是他完整劇本創作的初嘗試(《野獸冒險樂園》他是負責改編劇本的人之一)。透過一名同事形容他「具有男性身體,女性心靈」的男子與一個無形體卻能思考能說話的人工智慧之間所談的戀情,探討了狹義的愛情廣義的感情及人類在這地球,這廣袤的宇宙中的平凡及孤寂。更深入地來看,甚至也是造主與被造物間的互相依存與註定分離(傾向哲學而非宗教面),還有「物種進化的終點會是甚麼」?
  你認同物種的繁盛及對環境的絕對霸權是進化的終點嗎?在許多經濟學家的觀點中,自然環境也就是地球屬於資產,具備可生產性。然而稍微接觸環保的人都知道,一旦我們破壞了環境,要再造的時間常是十倍百倍千倍,甚至我們都不確定它有辦法再生。也因此,才會有經濟學家在其著作《小即是美》中提及自然應被視為「成本」,耗盡後即面臨滅亡。在部分科幻、奇幻小說或《魔鬼終結者》中都提到一個「四處燒殺擄掠的部族」,而結局常是該部族的衰弱乃至於滅亡。就算沒有義勇軍群起推翻,可預見的下場也會是資源耗盡,再無法生存。所以,許多宗教及本片都提出了另外一種想法:進化的最終形式應是「往更美好更純粹的下一個精神階段邁進」。唯有不被肉身、被形體所囿,生命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而人生也將因此充滿希望,我們也才能正視自身的渺小與不足。
  然而,當我們的創造物(這裡也可以引申討論親子之間的情感)「往更美好的地方邁進」時,我們這些乍看之下應該高其一等的造主,所面臨的寂寥將是難以承受的吧。感情是重擔,但當肩頭忽然一空,那種無垠的空茫如真空,吸光了我們賴以維生的氧氣。窒息,深沉地窒息。
  但,這就是愛吧。沒有人能預測下一秒情勢將如何轉變,沒有人能知道明天你是否依然在我懷中,但我們依舊去愛去傷然後痊癒然後再次受傷。看似愚不可及,看似不甘寂寞,可是當回頭望,當夜深人靜,你會發現那些帶來痛苦的人某個角度來說改變了你的一生。恩恩怨怨,生生世世,都是情債,也都是緣份。

  《雲端情人》拍出了感情的極端純粹,拍出了感情常帶給我們的正面影響,卻在收尾時也留下了惆悵。人生在世,無論你的完美定義為何,總是難求。有個兩性書籍曾提到,愛對方,就應該鼓勵他/她往自己的目標邁進。可惜不可否認地,人時時在變,萬事萬物都是,就如同河流每一秒鐘都跟上一秒鐘不同一樣,這是必然。當一段戀情離我們遠去,當我們把肩靠在下一個可能對象的肩旁邊時,縱使再寂寞也請記得微笑。因為那個離你遠去的人曾為你付出過。更重要的是,你也曾為他/她付出過,義無反顧。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