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跟Christine皆在外頭的樹林裡玩耍,兩人的父親John在整理微縮底片,母親Laura則在看書。壁爐裡的火熊熊燒著,John在把煙丟給老婆時弄倒了水,水流到他正在細看的底片上:一個穿著跟Christine同樣紅色斗篷的小孩出現在教堂右手邊的座椅處,紅衣人因為水的關係血般暈開。John有種不好的預感。他奪門而出,想撿球的女兒掉入一攤積水並不停下沉,John連忙救起她,但已沒了生氣。看著沒有動靜的女兒,他大聲嚎叫。



John到威尼斯擔任教堂監工,Laura也陪同前往。兩人在餐廳用餐,Laura意外認識了一位通靈的女人Heather及她的姊姊Wendy。Heather提到一個穿著紅色雨衣的小女孩跟在她的後頭,她過得很開心。Laura跌坐椅子上,兩個婦人離開,Laura回到位子時暈了過去。

醒來,Laura說自己很久沒這麼開心了。她拉著老公去教堂點蠟燭,姊妹倆也在那,John避開了她們。兩人跟主教見面,因遲到的關係而約好擇日再續。回到飯店,兩人激情性愛。

隔天晚上兩人計畫在外用餐但迷了路,John看到一個穿著紅衣的小孩在遠方跑過,追去時已經沒有蹤影。

修復工程順利,Laura說姊妹想見他,John拒絕,只陪她走到姊妹倆住處附近的小酒館便在那喝東西等她。看完姊妹家族孩子的照片後電燈被關上,通靈會開始。耐不住性子的John走進姊妹住宿的旅館,搖了服務鈴卻沒有人應。查了住客名單後,他悄聲步進走廊,姊妹的房中傳出陣陣的"yes !yes!"房客發現他的行徑認定他是偷窺犯,John假裝自己不會說義大利文,趕忙逃出了旅館。房中,Heather只是靠在Laura頭上哭叫,沒說出什麼。

夫妻倆一起回飯店,Laura告訴他姊妹傳達了來自Christine的訊息:他留在威尼斯會有危險,John則大聲吼叫說他的女兒已經死十年了。溫順的Laura說也許自己是受了姊妹影響,只希望John能休息幾個禮拜兩人一起回英國,John同意了。那天夜裡,Johnny就讀的學校負責人來電,Johnny在防火演習時撞傷,Laura決定先回去。

送Laura上船後John回到教堂,在比對修復牆壁用的彩色石頭時意外發生:John所處的高台被一塊木板擊中,高台的繩索斷裂。在工人的通力合作下,John死裡逃生。教宗陪他散步了一下,又一宗謀殺案發生,兇手仍逍遙法外。

回飯店整理好行李,John上了船,卻意外看見Laura一身黑色裝扮,跟姊妹倆在另一艘黑色,上頭綴有鮮花的船上。下船後John怎麼也找不到那艘船,便直奔回已經要歇業的飯店(旅遊季結束),經理說Laura並沒有回來。漫無目的找了一陣,John拿著一張有許多摺痕的Laura的照片至警局報案,他懷疑姊妹倆誘拐了Laura。探長答應調查,派了個手下跟蹤John。

四處搜尋後John終於找到姊妹倆住宿的旅館,但對方表示姊妹已搬離。兇殺組的警官出現,說他們將持續追查。

至教宗處借電話打回英國,John聽到了Laura的聲音,她將搭稍晚的飛機回來,兩人約好吃晚餐。到了警局,John帶走了Heather,她的姊姊Wendy正到領事館去抱怨被警方逮捕一事。John陪她走回她們新的旅館並致上歉意,Wendy不久後也到家,John便說自己該走了。此時Heather開始強烈痙攣,呼喊著要Wendy把John帶回來,但John已走遠。Laura在拜訪了警局後也來到姊妹這,聽到Heather的警告後便立即出去找John。教宗,也在同一個時刻做了惡夢醒來。關上燈,他再度入眠。

John又看到紅衣女孩的身影,跟著她他穿過一扇大鐵門,也隨手把鐵門關上。Laura追上,一個船夫說John追的是一個惡魔,Laura將手穿過雕花鐵門,門只稍稍的動了一下。走上樓梯到最深處的房間,霧氣濛濛,哭聲不絕。紅衣女孩就在面前,John靠過去,說他沒有敵意。紅衣人轉過身,是個老邁的侏儒女人。搖著頭,她拿刀往John的脖子砍去。倒地的撞擊讓血從頸部被擠壓而如柱噴出。不遠處,Heather打開窗戶大叫"NO!"

一身黑衣,Laura送John最後一程,姊妹倆一左一右站在她身後。船靠岸,教宗上前扶Laura上岸。

=========================================



威尼斯癡漢.......

抱歉,我只是想到了一部並不存在的A片。

1973年的電影,導演為Nicolas Roeg。他的電影我看過的不多,只有「巫婆」(The Witches),過陣子也許會把「Walkabout」挖出來看。男主角為現年75歲仍非常性格而活躍的Donald Sutherland,女主角Julie Christie曾以「親愛的」(Darling)奪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同年上映的「齊瓦哥醫生」也能看見她的芳蹤),對老片色澤有排斥的人可以看看「妳的樣子」(Away From Her),Julie在裡面有非常動人的演出(再度提名奧斯卡,但輸給了Marion Cotillard)。

關於歷史及人物的囉嗦就到此,接著進入感想部份。

一句話來說,「威尼斯癡魂」是我看過的電影中最令人心寒的一部。



印象中對恐怖片最早的記憶應該是「鄭進一的鬼故事」,應該是在電視上偶然看到的,有沒有看完並不確定,但對它沒留下太光明的感想;在花蓮時跟朋友去戲院看「七夜怪談」,該死的貞子從電視裡爬出來時有股電流從括約肌那裡一路竄上腦門,我飛離座椅至少五公分。

在那之後斷續看了不少恐怖或驚悚片,其中的佼佼者是韓國唯美鬼片「奇談」,嚇得我血脈賁張、一看再看,企圖尋找恐懼的源頭;還有一部跟這次要談的「威尼斯癡魂」有點近似的是「大膾人心」,97年的版本我沒看過,07年的版本讓我跟小馬對這種幾不帶血的暴力電影有了新的認識。

沒看到,也能很恐怖。



「威尼斯癡魂」描述一對數年前痛失愛女的夫妻因公暫住維也納,一天倆去吃飯時意外認識了一對通靈的姐妹,太太對此深信不疑,丈夫則認為太太是因為面對不了過去的傷痛才會被騙。姐妹提到丈夫也有通靈能力,他斥之無稽。然而,丈夫也開始看見女兒的蹤影,跟當年一樣穿著鮮紅色的雨衣。太太因為兒子在英國受傷而提前回國,留下來的丈夫卻又看見她穿著一身黑搭船從他眼前經過。是鬼是人,真相是什麼?

改編自Daphne Du Maurier的短篇小說,電影時間約一百分鐘,一點不顯冗長。敘事時偶爾會剪入跟當前時空無關的意象比如姐妹的笑聲或女孩水中的倒影,增加了懸疑及陰寒感。逝者已矣,沒有人能取代失去者,但她是否以我們看不見的方式存在,科學不可證之物是否總跟我們擦肩。你,相信什麼?

影像跟音樂所傳達出的不協調隨劇情水漲船高,威尼斯的美跟它的影子並列觀眾眼前。我期待結局,但我也陷入極深的恐懼。影片最後,當男主角追到穿著紅衣的小孩並希望她能回眸時,我全身的毛細孔開合數次,寒意霧般滲進體內。而當那張臉終於面對鏡頭,我抖了一下。

沒有鬼的類靈異恐怖電影,適合夜晚一個人安靜觀看。



題外話:影史上這部片最著名的原因是:男女主角的床戲來真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