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在鶯歌與小石的家人度過。被視為家庭成員一份子的我,再也不奢望什麼,因為已經如夢似幻。並肩坐在沙發上,一起看《神偷奶爸》及《超能壞蛋》,十指沒有交握,心卻繫著彼此。今年的除夕夜,是我人生中極少數感受到「團圓」的日子。小石,謝謝你,希望我們的幸福能一直維持下去。

喝了幾杯石爸煮的麝香貓黑咖啡,有點倦了,好咖啡讓人醉,微醺。該入眠的夜,想小小虐待肝一下,寫點日記,講點話給自己聽。

跟小石交往,不知不覺也半年了。裡頭有許多外人不知的風雨,但已然度過;未來的日子仍有風險,但就像《戀愛離線中》所講的,兩人的日子終究會繼續走下去,曾經的大浪從終點處回首,僅是漣漪圈圈。不棄權的走到最後,有點小迷惘,有點跟自己的抗爭,有點顛簸,慢慢會長大吧。

這一年來發生了些事情,不算多也不算少:上健身房的習慣堅持了半年,寫了本也許永遠不會公開的中篇小說,看了幾十或幾百部電影,認識小石,回去上班…等等。離夢想好像近了點,又好像沒有,但至少知道了自己的想望,找到了前進的理由。

去年,電影評論(或心得或感想,定義的問題太麻煩)少寫了很多,但比較能面對真正的自己,較少把自己藏在冠冕堂皇的文字後面。不停想起《料理鼠王》的故事:評論人是有點超然的,選定一個距離跟角度,看,講,不免自大。但我想能講出自己的意見,無論被接受與否,是很重要的。那是我認為的,我相信的,即便不引經據典,即便經驗不足,即便我永遠也無法像楚浮一樣既評也導,至少我敢於講出心中所想。這樣的一個行為讓我更貼近自己,也讓我從中學習。在虛心學習跟表達自己的意見中間,我尋找自己的平衡點。

如前面所說,寫了本小說,也許如朋友所說「不夠立體」,但總算是超越了過去的自己,不再把自己歸類於「如果我把我的想法寫出來,早就成為大作家」的中場休息區。喜歡自己,會給鏡子裡的自己微笑,這樣的日子很舒坦。會繼續努力,會再嘗試挑戰自己。挑戰本身,就是一種成長。

煙花窗外炸,閉上眼,我看見它的七彩綺麗。醉意緩緩離開,呼吸漸趨緩慢。打了通電話給爸,講了幾句意義不大的話,提醒自己及對方彼此的父子關係,淡如昔。有點感傷,但也釋懷。

希望2012年,自己能再長大一些。

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