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前拍下的陰陽海

跟兩位同伴告別後,香腸伯、棠棠、家賓、阿昇及我五人上阿昇的車,一路開到了基隆廟口夜市。早上意外來到基隆,晚上卻刻意前往,命運這東西就是這樣。

停好車。舟車勞頓讓大家膀胱存量已達潰堤邊緣,一一前往小解。走進近出口的廁所,我排在最左邊那列的小便斗等候區,我前頭有兩個人。往左前看,一個神情異樣的男人不停把頭往前提,越過遮擋板窺看紓解者的性器長、寬、高、色澤及排尿量大小,目標甩尿抖動時他也會跟著抖兩下。「納美人」,我心想,母樹把我們的心連結在一起。

輪我前頭的人如廁時,他老大可不爽了。

「看三小!再看就扁你!」

他用台語憤怒的說。

輪我,拉鍊拉開,我斜眼看怪男有沒觀察我。被前一位痛罵的他頭低低,角度傾斜三十五度半偷看罵他的人在洗手。男人注意到,馬上大吼。

「你再看!」

怪男這才慢慢把頭調回原本的角度,乖乖看我尿尿。

我出去時把這件事情講給同伴聽,邊推測他可能是要交賞鳥報告的大學生或是外星人在學習人類小解的動作。

順利抵達人暴多的廟口夜市。



家賓想吃肉羹麵,被香腸伯唸「來廟口還吃肉羹麵!」,但他仍執迷不悟。香腸伯選擇吃鼎邊趖,我因為不到一個月前才吃過決定改吃別的,便找了阿昇一起吃豆簽羹。







我們各點一碗綜合的。



很像切斷的意麵的豆簽羹裡有不少的蝦仁、花枝、蚵仔,料豐味平實。

跟抱怨肉羹難吃的家賓會合後,我們三人到廟前等香腸伯一行完食。大夥湊一起後就開始東走西晃,一路走到綿綿冰附近,聽家賓要吃,阿昇說「你才剛吃熱的耶!」。當然,家賓沒在管的。我呢,則因為聽到了熟悉的旋律而往「上海生煎包」的攤子走去。



「....愛情不停站,想開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是了,「愛情轉移」。



因為高麗菜包要等,所以只買了一個鮮肉包。

然後買了餡餅。



除了家賓還在排綿綿冰外,其他人均已到7-11前頭歇息。看見了一個上頭寫著「紅茶冰」的簡單小販,一個阿婆坐在圓凳上吃著鐵盒便當邊跟另一個阿桑聊天。某種不知名的懷念感湧起,我點了一杯紅茶。







有家鄉的味道。雖然其實我家附近根本沒賣這玩意,但我仍被這單純的口味所打動。

跟阿婆攀談,說廟口夜市人真多。阿婆說前陣子下雨一個人都沒有,今天人才變多的。乾掉紅茶並跟阿婆道謝,我回到了便利商店前的座椅上。

不久,家賓拿著綿綿冰出現了。



我開始吃我的豬肉餡餅。





嗯~以十元來說物超所值。

一行人又開始移動。有點渴,我決定買杯好久沒喝的苦茶。



杯子比我預料中的小,老闆要給我甘梅,我勇氣十足的回絕,真男人在喝苦茶不用配東西的。

他媽的!苦茶怎麼這麼苦,這麼大杯啦!

Sonny跟家賓則是去買了雞肉串。





「這張把你拍得很斯文喔~」我對家賓說。

回到停車場,婉拒了香腸伯要載我們過去車站的邀請,家賓、阿昇及我一起用走的。

經過橋時,一個女孩拿著白色的相機再拍照,家賓本來有點興奮,但發現女孩的男友在旁邊後便沒多說什麼。




肥鼠吃晚餐

「你們單身多久啦?」我問兩人。

答案出乎我意料之外,這兩個人居然從沒交過女友。世界這麼大,三個沒女友的異性戀男湊一起已屬稀有,其中兩個是童子就驚人了,就跟擲筊連十次聖筊一樣令人難以置信。

「我們是單身三劍客。」家賓說。

「別把我算進去,我過得挺好。」我回。

雖然有一點點寂寞啦!

找張椅子坐下,我從外套口袋掏出水煎包來吃,順便不小心壓碎我已經忘記它的存在的入口酥。





料多味鮮,廟口果然是寶地。

坐上火車,我苦茶才喝完一半。



阿昇累得快癱了,家賓也面帶倦容,只有我還把小說拿出來看。換了另一班往台北的車後我把苦茶喝完了。而家賓可能因為講話時手勢太多把車票搞丟了,他趕忙跟路過的車掌請罪。

「我想補票,我車票不見了」

「車票不見要重買,怎麼能補票呢?下車再買就好。」車掌說完就走了。

「放心,你就算現在找不到,回家也一定會找到的,規則就是這麼定的。」我說。

不久後家賓找到了車票。



在台北車站跟阿昇分手後,家賓因為要跟我交換相片所以跟我一起行動。



到西門捷運站後到我家,家賓先借了廁所,阿昇的詛咒果然應驗了。換完彼此的相片後,我因還有文章要趕便不留家賓下來坐。陪他到西門國小對面等車,想起好久好久以前也做過一樣的事情。久到景物已模糊,只留下很輕很輕的落寞。

看著家賓上車後我回家,解決最後的甜點。只剩一顆外型還完整。









料都很多,調味部分也都拿捏得宜,鹹的不會太鹹,甜的也不會太甜。搭上酥脆的外皮,堪稱簡單卻又有深度的小點。

洗澡,上床。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