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念書時曾經很喜歡一個女孩子,但大家都知道,喜歡的人會跟全世界除了你以外的人在一起,這是談戀愛的不二法則;所以當她跟我一個室友交往時,說正格的我內心倒還挺平靜,只是去河邊跟小河聊了一個上午的話而已。

話說某個風和日麗,艷陽高照的下午,心情奇佳的我決定翹課來感謝老天爺對我的厚愛。「乾脆晚點去看電影好了!」我開心的這麼想。

徒步到福利社看看大餐桌上有沒有好心人士遺留的報紙,然而桌上除了執拗番茄醬及醬油雙兄弟不肯離去的黏糊外什麼狗蛋也沒有。在老闆娘灼熱如火般看著這沒消費的顧客離去之時我忽然想起,「啊!也許足球佬桌上會有!」

足球佬是我的室友之一,興趣除了踢足球外就是看報紙。最後得到的消息好像跑去賣靈骨塔還什麼的,總之是那種現在砸一大筆錢投資,五十年後你會有千倍收益的事業。

快快樂樂的回到宿舍,開開心心的打開門,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悶,以及被迫中止的動感。小小聲的呼吸來自靠窗處上下鋪的下鋪,隔著掛來擋視線的藍色床巾我沒有看到什麼,但大家都是男人,我知道裡頭在做什麼,也知道是什麼人在從事這快樂的活動。其中一位,是我喜歡的女孩。

在愛情與友情與困惑與尷尬交雜的情形之下,我也沒多大選擇。朋友一場,我就不打擾你運動了。

我說「奇怪,這足球佬跑哪去啦?」後邊繼續碎念邊不疾不徐的走向進門右手邊的書桌處翻翻找找,沒有報紙。

「算了算了。」說完我就開門離去。

那天下午,我獨個去看了場「惡魔咆哮」。




活動引用自http://blog.roodo.com/dali_novel/archives/11620195.html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