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在練腹肌時,一個我曾在台北火車站遇到他認出我我也認出他卻因為從沒打過招呼所以當下也沒打招呼的男人也同時在練,不久後一個相貌野、肌膚黑的女人過來跟他聊天,聊的是健身房的長工先生。女人說她在跑步,長工去前頭擦玻璃踢掉了電源線,跑步機聽話的停了下來。對方總是有個四五十的年紀,所以她摸摸鼻子離開現場。男人回他應該要跟櫃台人員反映,但女人怕他會因此丟了工作。男人一笑,說上次自己在健身時長工弄掉了他的iphone,他大翻臉還吵著要索賠,雖然最後事情不了了之但長工先生從此不敢靠近正在運動的他。女人說她還是覺得不好,男人又一笑,把連著iphone的耳機塞回耳洞裡,繼續練他的肚子。

早上十點,窗外頭馬路上在做著工事,鑽地、挖掘聲喀咑喀咑轟隆轟隆,我在橘色大眼罩布的保護下仍睡得安詳。忽聞帶點急促的對話聲,其中一方是夜半歌聲瘋子先生,所以我起床看看發生什麼事。瘋子先生偷了個橘色障礙錐放在馬路正中央,人坐在錐後面抽菸喝酒還忙著一邊跟勸阻他的雜貨店阿桑揮手說沒關係一邊指揮各車輛繞過他。我給了他三十秒,他樂在其中,我於是打了電話報案。說也奇怪,電話剛結束他人就起來走回雜貨店了。我又打了電話表示警報解除,警員不用過來,接受報案的警察說他們還是要防範未然,要找管區把他帶回家。電話結束至今已經快一小時,瘋子先生仍在樓下大聲吼談邊唱著不成調的歌。手上絕對拿著啤酒。

這些觸犯他人底線的人,究竟是真傻假瘋還是真瘋不傻還是又傻又瘋我到今天還是沒個定奪;但我能確認的是他們比我們了解人性,如孩童了解父母那般,知道大眾會對他的弱勢產生同情因而縱容。長工常挨罵,櫃台的人總是苦笑,心裡想他就是這個樣,沒辦法;瘋子被罵過被打過還被魷魚羹店老闆拿假槍威脅過,他仍然故我,方圓五十里(據說他夜半能一路歌聲從西門町到華西街)內的人也只好苦笑,當個每日小插曲茶餘飯後嗑瓜子聊。只要沒有事故發生,他們都是王者,戴著隱形王冠統管著他們或大或小的領地。他們勇敢,敢於試探底線;他們又傻又瘋,瘋傻人才會成天得罪人;他們絕頂聰明,瘋傻久了後就算犯了錯,大家也會笑笑揮手讓他們逃過一劫。他們到底是演化的失敗還是成功,我想我此生內應該找不到答案。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