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你猜我是誰?』大概是晚上七點左右接到這樣的電話。

照邏輯來推斷首先可以排除酒店跟信用卡詐騙集團,因為他們多數是女性,來電者是個男的,臉是屬於長型的。檢察官詐騙?不,檢察官詐騙應該會用更專業的口吻。最後的可能性,就是我性格喜開玩笑的朋友,啊哈!

『黃藍白啊?』

『哈哈,是在猜顏色嗎?我泰良啦~』

老天,好久不見!

一方面也半年沒見,二方面凱特24號就要出國去澳洲打工,計劃時間是一年,泰良找大家(還有熊跟史蒂夫)出來吃頓飯,我一口答應,地點則在兩天內透過FB的站內訊息決定在杏子豬排的南京店,犀利熊隨即訂好了位置。

『你在哪裡?』

當天才剛走出捷運站電話就響起,我回答熊剛出捷運,打算要走過去。

『蛤~那不是很遠嗎?』

『放心,我很會走』

走到第一大飯店附近電話響,杏子人客多,已經到場的泰良跟凱特要先進去,啊咧那熊呢?還沒來?那打電話給我是來亂的喔!



泰良沒什麼變,時光對他很和善,仍留給他英俊中帶點調皮的臉龐,大概還要三年才會變成跟我一樣的大叔。凱特看起來有點疲憊,應該是連日跟行李箱抗戰的關係,一年份的行李光想就令人頭痛,如果是那種能帶一張卡全世界走透透的經濟環境,人生感覺起來會容易許多。喔喔,熊來了,拍照拍照。









厚熊,你很弱耶~連裝可愛都不會。

人聊完,換食物吧!



就在我拍醃蘿蔔絲的當兒(有點點鹹但配無限供給的白飯剛好),女侍者送來了裝在碗裡的芝麻跟一大碗的生菜和醋醬(沾生菜用的)豬排醬(用各種水果醃製而成),我熱切的拍著三位老友磨芝麻的景像。





『哇~我們跟部落客一起吃飯耶~』熊的話語仍在我腦中激盪,好像我剛從馬戲班逃出來或什麼的。部落客很多啊,到~~~處都是部落客,現在可是全民部落客年代呢!


後頭黑黑的就是醋醬


把豬排醬舀進磨碎磨香的芝麻裡


同樣沾生菜用的紫蘇醬,濃稠白。關於味道,凱特形容得好『很紫蘇』


我們沒用上的醬油就放在這裡頭

三人的餐點同時上,請讓我來依序介紹。



菜單之外一張護貝A4紙印著漂亮的圖,上頭寫著「季節限定!綜合野菇里肌豬排鍋膳」,有那種會奔出兩個光頭肌肉男的魄力,我當然義不容辭的點了。上面覆蓋著蔥及蘿蔔泥的豬排酥脆爽朗,長著翅膀眼睛是黑點的豬在鍋上盤旋,好吃!香菇如果多一點我可能會跳起來。

吃完原味,我開心的夾起一塊要沾豬排醬吃,卻怎麼也找不到我的芝麻,『因為你的本來就有醬啊』,他們這麼說,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也要沾啦~凱特於是貢獻了她的醬,泰良隨後也貢獻出他的。『我只要一碗就夠用了』,熱淚未盈眶的我這麼說,然後夾起一塊沾醬吃。好呷。


小菜是甘甜黑豆跟醃漬蘿蔔片,健康無負擔

再來是熊的「酥炸廣島鮮牡蠣腰內豬排套餐」。





看熊在吃其實我很想提出交換的請求,大家都知道的,男人對牡蠣總懷著一種期許,好像吃完就會....嗯,你知道的,但生性害羞的我終究沒開口。遲到的史蒂夫也點了這個,我便提出交換的要求,順利獲得應允,不過他事後帶著後悔的口吻指著圓圓的豬排說『我以為這些也是牡蠣』。史蒂夫抱歉,你已經簽了地獄的賣身契啊哇哈哈哈哈~



超~~~好吃,牡蠣甘甜無腥甜軟,我感覺幸福從口中流竄到全身的每個細胞。



泰良點的是「草蝦里肌肉豬排套餐」,我居然沒提出換草蝦的要求啊啊啊啊啊~~~(抱頭窩在黑暗的角落後悔)



凱特的「TORO 里肌肉套餐」,除了看起來有航空母艦的魄力之外,它的口感跟我們的也都不同。各位可以看熊的那份,我們的豬排大概都長那樣,口感已經已足讓人豎起大拇指。凱特的不同,它的長方形中間夾著一小正方的白,可能是肥肉;一口咬下,老天,野豬騎兵在口中奔騰啊,我的臼齒被西洋矛貫穿,門牙被流星錘打得發顫,世上竟有如此邪惡之物!然而最最最最該死的是,我居然忘了拍斷面圖啊啊啊啊~~~~

因為史蒂夫大德有給我吃好料,所以要公布一下他的照片,就像寺廟會把捐獻者的名字刻在牆柱或屋瓦上一樣。





唉,在那個懵懂未知的年代,我曾跟史蒂夫喜歡上同一個女孩,而被拒絕的我們沒有因此成為戰友的原因是因為我自慚形穢而他又那麼光芒耀眼,只能說,基因破壞了我們青春的友誼啊!幸好後來我把他當神父告解,最後慢慢成為了朋友。史蒂夫,你要功成名就啊!

非常真心的歌頌了好友後(你如果下次把兩顆牡蠣都讓給我我就幫你寫詩)是甜品時間。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上面三道好像是同樣的東西只是用不同的咖啡豆、枸杞、黑糖醬去調味呢?甜點剛端上,凱特看見自己的咖啡豆一直笑,直呼差別就在那兩豆;不過當她把那湯匙上的白送進嘴裡時眼神都變了,她的「咖啡鮮奶布丁」奶味還好,咖啡味香濃,完全出人意料之外,『好女人是看不出來的,要交往過才知道』,路克如此斷言。編號二的「日式豆奶布丁」是泰良的,很豆奶,很健康。熊的「純手工杏仁豆腐」有著杏仁的芳香跟甜味。

『你的是什麼!?』泰良問。



來到這種地方當然要點食材特別的,所以我點了「哇沙米冰淇淋」。嗆但不刺鼻,結合了刺激與清爽,穿和服騎重機那樣。

吃飽後我們聊了約四小時的天,就像史蒂夫講的那樣:『每次以為要結束了,結果又總會有人講了一句什麼所以就繼續下去』,畢竟認識也超過十年,像久別重逢的老夫妻一樣有很多共同的回憶。由於泰良跟其他朋友還有約,所以也是時候道別了,下一次能像這樣聚在一起最快也得一年後了。



四個搭捷運的跟泰良掰掰,我們來到熊坐公車來的路上驚見的「松江南京站」,靠Google地圖行遍台灣的凱特跟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震撼嚇得三秒說不出話來。

『Google map怎麼沒有!!??』

心如觀光客,我們聊天、拍照。




應史蒂夫的要求將他馬賽克

老朋友們,一年後見。



杏子豬排官網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