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JJ的東西你看過不少?
.....
Citywalker: 他的神經跟想法 和普通人不一樣」

這裡所說的JJ即J.J. Abrams,曾任《雙面女間諜》(Alias)、《Lost檔案》(Lost)....等的執行製作及原創人,電影作品則有《不可能的任務3》(Mission: Impossible III。導演)、《超級8》(Super 8。編劇及導演)....等。雖然也曾經涉足戀愛戲碼,但JJ仍以科幻題材廣為人知。以下簡單從人物開始介紹一下我對《危機邊緣》這部影集至第三季完結為止的印象。

一場算不上多養眼的床戲後,我們的女主角FBI探員Olivia



跟她光看長相就知道絕對不可能成為男主角的男友John



一起調查一件神秘的飛機失事案件。後來John被壞蛋所傷,命在旦夕,Olivia的唯一選擇就是從精神病院救出一個曾經鑽研各類怪奇科學的天才科學家Walter。但根據規定,只有血親能將Walter從醫院領出來。為此,Olivia遠征異國,用計拐回Walter之子Peter



順利救出Walter。



後面的劇情暫且不管,且讓我來分析一下至此的故事設定。

第一集的劇情是很容易預料的。雖然過程中John的病順利康復,但觀眾都知道Olivia終究一定得失去他,否則我都過得幸福美滿了,世界和平干我啥事?

大致上來說,第一季基本上是《X檔案》(X Files)取向:發生神秘事件→三人小組出發→透過科學方法解明→破案。偶爾則穿插一些John透過記憶的方式協助Olivia啦,Peter的神祕疾病啦,Walter的黑暗過去等,簡單來說就是不停、不停的鋪梗來吊觀眾的胃口,同時也讓未來的編劇有飯吃。

多數的集子都有解剖戲碼,而這也是《危機邊緣》的奇趣之一。有看過這部影集的人絕對忘不了Walter的貪吃,幾乎啥子情況都能讓他想到某種食物,多數時候是甜食。於是乎,在那些個受害者的腦袋被融成漿的場面、在那些個開腦、開心、開腸的場面、在那些個怪蟲在人的肚皮內肆虐後鑽出的場面,我跟Walter對食物的慾望同等的強大,乾麵、水果、巧克力、葡萄乾一口一口吃不停。正如同洛杉磯的地下桂冠詩人查理.布考斯基所深信:創意,來自縱慾。瘋狂滿足口腹之慾的同時,我們的肉體才有辦法跟無形的智慧產生極大的連接。而且,本來看血腥電影就應該吃東西,滿足一下潛藏的食人慾望嘛~



不過,雖然我這麼熱愛Walter(我從以前開始就對「天才怪博士」特別有興趣),《危機邊緣》仍是以Olivia的愛情觀為主軸在進行發展。在此劇的設定中,Olivia是一個「有著超強記憶力的女主角」(後來還有超能力),這樣的特質當然也暗示著她「難忘舊愛」。最堅強的女性探員卻有著最深的寂寞。一旦認定後,她就會勇往直前,狂奔向幸福。但同時,當失去摯愛,她卻也難康復,甚至開始恐懼起愛情。



到第二、第三季後,可能因為觀眾的要求吧,劇情在少了點醞釀的情況下有點硬將Olivia跟Peter湊在一起。兩人間的愛情糾葛也成了故事本身最大的趨力之一:Peter為了Olivia回到這個世界,Olivia難以接受Peter跟另一個世界的自己上床(在Peter誤會Olivia二號是Olivia的情況下),但事實證明兩人「命中注定相遇」:Peter是毀滅世界的開關,而Olivia,Olivia則是.....

阻止滅世機器的鐵撬啊啊啊啊啊~~~~(大爆笑)



「拋不掉過去」,也是此劇的重點之一。

在《危機邊緣》裡,即使到第三季演完,主要角色們多數時候都是在跟過去抗戰:Peter忘不掉他的親生父親不是Walter,Olivia忘不掉Walter曾在童年時對她進行慘無人道的實驗,另一個世界的Walter則是忘不了自己的獨子被人穿梭時空偷抱走。大概只有Walter,雖說他總從過去的研究資料裡找解決方案,卻因為腦子被切走了三塊,所以比較「活在當下」。人生嘛,總是要學習向前看的啊!



以下將開始進行瑣談,基本上會將人物、演員及雜事混在一起聊,可能會帶給讀者相當程度的混亂,請見諒。



飾演Walter Bishop的John Noble無庸說是此劇的最大亮點。《危機邊緣》有兩次讓我差點感動落淚(S01E19、S03E20),兩次都是John Noble,而且他只要花不到十秒鐘就能激起我的情緒,十分高竿。印象中對這演員不熟,上網搜了下,喔喔喔,原來有演過《魔戒》啊,演誰去了捏........



好吧,不算小角色,但很不幸仍被我歸類為「喔,是他啊」的那種模糊了邊界的虛線性角色。但在此劇中,John Noble的高超演技多次令我折服。因為劇情設定的關係,除了Peter是兩個世界均通用的角色外,Olivia跟Walter都有另一個異世界的自己。飾演Olivia的Anna Torv雖然在劇集初期略顯生硬,後來的表現卻越來越好,在飾演另一個自己時無論在眼神或態度上均有表現出兩者間細微的差異,可惜到演William Bell時氣勢一整個就弱掉了,不過還算能接受。John就不同了。這個世界的自己是快樂、瘋癲、貪吃、帶著罪惡感;那個世界的自己則是冷硬、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鮮少脆弱,幾乎可以用雙重人格去看他的詮釋了。以牛肉麵來比喻的話可說是原汁原味般的道地而魄力十足。

如前所述,我喜歡瘋子科學家,這也是為什麼在遊戲《MDK2》中我永遠忘不了的台詞是怪博士的一句「This is science」。挾科學之名貫徹生命的道義,這是我最為激賞的。影史上說起瘋癲怪博士,我想年齡稍長的人都不可能忘得了Christopher Lloyd在《回到未來》系列中的扮相吧!



Christopher Lloyd是我個人相當喜愛的演員。雖說他的戲路有所限制,但只要他一登場,我總不免想起立致敬,以下是他另兩個也非常特殊的扮相。


來自電影《阿達一族》(The Addams Family)


來自電視電影《鐵血四騎士》(Knights of Bloodsteel)

我猜整個劇組應該也跟我有同樣的想法,尤其不同世代的好演員之間,年輕一輩總會想藉由跟老一輩競演來跟對方致敬。因此,下面的夢幻畫面誕生了。



雖然Christopher Lloyd在這集裡飾演一位退休養老的搖滾明星,但光看到這樣的組合我就想脫帽敬禮了。Chris啊~你跟John都要好好活著啊~

以下摘錄一些我很欣賞的他的台詞。

"Which is why I'd like to prove it"
"And how would you do that?"
"Am I require to keep him alive?"

"I have one thing, Ms.Dunham, that you do not. I have faith in you."

"Unless you believe, you will not understand."(出自聖經Isaiah 7:9)

"When you opened your mind to the impossible, sometimes you find the truth."

"Only those that can risk going too far, can possibly know how far they can go."

"Bacon-flavoured pudding, that would surprise me."

"In the end, I have to believe in hope."

"What if I fail?"
"You won't fail."
"How can you be so sure?"
"Because you can't."

"I was never good in letting you go."
"This time, you have to."

"I know what it's like to feel unequal to the task required of you. To feel incapable. I'll never be the man I was, but I've come to embrace those parts of my mind that are peculiar and broken. I understand now that's what makes my mind special."

"I wish you could see yourself the way I see you. You have no idea how extraordinary you are. If you would embrace that, there's no end to what you can do."

"God. I know my crimes are unforgivable. Punish me. Do what you want to me. But I beg you, spare our world."

Photobucket

既然都談到科學家了,戲份雖超少但在劇中算跟Walter抗衡的另一名偉大科學家William Bell按理來講也該讓他亮個相。



有人認得出他是誰嗎?給你個提示。



嘿啦,他就是《星艦迷航記》(Star Trek)裡的史巴克先生~


我挺愛這動作

William Bell只有一句台詞我喜歡。

"Sometimes when one walks away from his fate, it leads one directly to fate's doorstep."

Walter幫最後一張照片。


阿牛最乖了~

再來這位著實讓我吃了一驚。



本名為Kirk Acevedo的他不知是得罪了編劇還是兩邊軋戲,演一演忽然死掉,而且是屍體碰一聲就隨便被丟進焚化爐的那種死法。靠,Olivia已經沒什麼朋友了還這樣,而且Charlie個性很好啊,怎麼可以隨便賜死他呢?不過,後來他在另一個世界復活了。

前面我曾提到看這部影集讓我想吃巧克力,而且是黑巧克力。但奇怪的是,有另外一個角色讓我不知怎的看到他就想吃巧克力口味的脆笛酥。



一定是因為他又黑又瘦又高又帥的關係。話說他在劇中多數時候不苟言笑,觀眾也看習慣了,因此有一集他忽然狂笑(被一個能觸動別人情緒的超能力者影響),另一集不小心吸了LSD而恍惚都讓我陷入一種搖擺於狂喜及恐懼的情緒中。因為,因為太失常了!

對了,脆笛酥你別以為我忘了那件事啊!哪件事,就你跟Nina接吻那件事啊!怎麼後來就沒交代了,裝傻嗎?



Nina Sharp,本名Blair Brown,雖已年逾六十,但仍是相當有魅力的老婦人,是那種我如果跟著她一起老的話會愛上她的皺紋的那種女人。

倒數第二位當然屬他莫屬囉~



不免讓我想起《默默》的觀察者(Observer)先生。他們都偏愛重調味,戲份最重的這位仁兄臉總呈呆滯貌,很多時候只有頭會動啊動的,跟狗狗一樣,非常討喜。

多數時候觀察者們都是配角,但在第二季第八集時,其中一個觀察者成了主角。因為當集讓我太感動,看完後的我馬上寫了一小篇文章紀念觀察者August的逝去。

關於《Fringe》第二季第八集

最近在看如題的科幻美劇,基本上可以視為《X檔案》的接班人。大綱就不詳述了,只以這集需要知道的知識簡單說明。有一群被稱為「觀察者」的人在觀察人類的世界。如其名,他們只觀察,不干涉。這集出現了一個新的觀察者,他綁架了一個女孩子,後來隨著時間過去,證明他其實是想救她的命。這個觀察者去見了他們老大,老大問他為什麼要救她?他說她很特別。老大問,她哪裡特別,他答不上來。

同時間,本劇的女主角正在調查女孩子的失蹤案件。她說:「雙親死掉,在校時成績優異,這女生很一般。」

由於觀察者干擾了世界的秩序(女孩子命定要死),老大說他們可以原諒他,但會去「修正」這個問題,言下之意就是會派人去幹掉她。觀察者問劇中一個高智商怪科學家,他應該要怎麼做。科學家說既然如此,他就要讓她「變得特別」。

故事最後,觀察者為了救她而犧牲自己的生命。但也因為他的犧牲,她的存在就變得特別,獲得了活下去的權利。(不應有感情,不應該涉入世事的觀察者為她而死)

我們,不都在尋找這個對別人來說一般,對自己來說卻特別的人嗎?能夠找到,即使將因此失去生命,似乎也值得了。



當名為August的觀察者來找Walter幫忙時,他是這麼跟Walter說的。

"I cannot explain the reason. I merely see it. I have never experienced such... certainty.
But the others, they say she is of no consequence."

Walter則告訴他:

"Well, in that case, if you cannot persuade the others of your conviction, then you must do
something to prove it. You must make her important. And of course whatever you do, you must be
prepared to face the consequences."

而當命在旦夕時,August只問了朋友跟她有關的事。

"Will she be safe now?"
"Who is she? Why did you save her?"
"I saw her many years ago. She was a child. Her parents had just been killed. She was
crying. But she... she was brave. She crossed my mind... Somehow. She never left it. I think... It's
what they call... Feelings. I think... I love her. Will she be safe now?"
"Yes. You made her important. She is responsible for the death of one of us."

在《危機邊緣》中,不止觀察者們,我們看到那些來自異世界的半人半機器的士兵們(讓人想到T1000)也會為了他們的家人而願意犧牲自己。正如同異世界的Olivia對Peter說的一樣:一開始只是假裝,然而最後....就成真了。人跟人的感情,透過朝夕的相處,我們便會忘記成見,忘記那我們刻意去限制的自己,迎向自己的真心。我認為,這樣的改變非常動人。也許不那麼浪漫,但卻無比真摯,超越可能性。

而兩位主角的經典台詞,也都跟戀愛有關。

不停逃避戀情的Olivia在經過一番大冒險後總算開口,他這麼跟不打算回來的Peter說:

"You have to come back, because you belong with me."

而在Olivia的記憶被竄改後(這裡也可以被解讀為另一種逃避的方式),她腦海中的幻影Peter這麼跟她說:

"Real is just a matter of perception."

這裡指的真相同樣是「過去」。因為你堅持,因為你被過去限制,你就有逃避的藉口。而當人總算能面對「現在」時,天底下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不是嗎?



落落長的角色介紹來到最後一位了,讀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放棄的大家,辛苦你們了。(鞠躬)



Sam Weiss,他是此劇中的保齡球店店長,算是有點惡搞的奇特角色。隨劇情慢慢前進時,他的關鍵性越來越重要,最終竟成了左右世界命運的角色之一。如果沒看完第三季的話,我肯定提都不提這個人,畢竟也沒什麼了不得的。但就在第三季第二十一集時,他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

事情是這樣的,世界快要滅亡了,但是Peter沒辦法進入滅世機器來改變這一切。身為代代守護機器的家族的當代傳人,Sam帶著Olivia來到博物館要拿一把鑰匙,唯有這鑰匙能暫停機器的運作。兩人進到博物館,館內閃電亂劈,險象環生。磅!一道猛雷劈垮了天花板跟牆壁,警報系統被觸發,而Olivia又沒辦法順利將其關閉。沉重的鐵柵欄摩擦著不祥的聲音往地板逼,掌握世界命運的英雄們眼見將被囚在館中遭亂雷劈死。此時!Sam拿起一顆比巴掌大的石頭,前進幾步後滾出石子,石子碰倒了一個大花瓶,花瓶就這麼一路滾到鐵柵欄底下卡出了一個大縫隙。老天,這這這,這幕讓我瘋狂大笑了至少十分鐘啊啊啊!!!

Sam: "I work in a bowling alley."

英雄不分貴賤!關鍵存亡時刻,保齡球店的老闆可能會拯救地球,屌翻了!如果晚個四十年看到這幕,我極有可能會在笑到尿失禁後因假牙滑落喉嚨而噎死,但,我絕對毫無怨尤!



是的,Luke誠意推薦,《危機邊緣》真正讚啦!(豎大拇指)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