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及《木偶奇遇記》。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進擊之路.jpg

正義是什麼?

我查「萌典」,萌典說是「公理」。那公理是什麼?「世人所公認的道理」。所以「大家」覺得是對的就是對的?那事事都得投票囉?哪那麼多時間,所以我們投票賦予少數人權力,少數人藉此權力立法,我們遵守法律。

可是法律就是公理嗎?華山的警衛大叔是迪化街附近的人,家裡早年有一塊跟華山光點一樣大的地,長輩辛苦工作掙來的,被賤價徵收去蓋汙水處理廠了。於法有據啊!可是以前付出的汗水算什麼呢?對未來的期待算什麼呢?無奈、淚水又算什麼呢?

法律總有不周全的地方,各國皆如此,加上時代不停在進步,科技不停在前進,所以法律也時常要改,改,改。由此可推斷,大致上「依法行政」的政府也可能出錯,也需要時間去調整。可是政府會覺得自己錯嗎?也許會,也許不會。不會的時候怎麼辦?以法鬥法。因為法典很厚一本,總有這裡跟那裡牴觸的時候,尤其詞語本身的定義都可能有彈性,所以可行。怎麼做?請律師幫你。特別是牽動到某些追求公平正義的律師體內的「正義神經」時,他們就有可能會挺身而出當你的援軍,助你一臂之力,甚至可能救你一命。

《進擊之路》就是一部講述四位人權律師與政府鬥法的紀錄片。片中提到了四宗大案件:關廠工人案、洪仲丘案、太陽花學運案、鄭性澤案,也稍微提到了鄭捷案。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童夢.jpeg

在偶然的機緣下,跟小石一起走進戲院看《童夢》。先前雖看過預告,但對劇情仍缺乏明確的感受。直到戲院的燈轉暗,直到旅美畫家呂游銘開始說:「我很多年一直在做惡夢,聲嘶力竭,人家在追我,我無處可逃。我又不是真的有犯罪 ,可是我的罪名很重 …… 」我才慢慢了解《童夢》說的是甚麼:是繪畫、是時代/威權的壓迫、是永存體內的赤子之心、是對妻子的愛、是失去的子女、是對知音人的尋找、是從不停下腳步的努力,堅持,努力。

1950年生於萬華的呂游銘從小就有藝術天分,其母回憶他好小的時候就會把火柴棒排列成車,並用手指將火柴棒折成圓形當輪胎。就讀龍山國小時,受到了一輩子的恩師鄭明進的鼓勵,從此與繪畫結下不解之緣。因為繪畫,他為校爭光,獲得國內國外獎項;因為繪畫,就讀復興美工的他順利娶得就讀政大外文的美嬌娘;因為繪畫,他在歐、美、日都備受注目。然而相反地,因為繪畫,學校認為他是不好好念書的壞榜樣,多次告誡他的父母,逼使最愛畫畫的他得由明轉暗,猶如做賊般的偷偷畫,在心底留下了極深的陰影;因為繪畫,因為堅持,因為不能忘本,他跟太太的教育方針與美國的大環境起了衝突,女兒拒絕再與他們聯繫,兒子用英文控訴他們忙著工作,親子缺乏互動,「但我不怪她。」兒子的輕描淡寫對比母親的眼淚,家家有經家家難念。與兒女之間的嚴重隔閡,是否有修補的一天?是否難如補天?

感傷的部分只有一些,更多的是呂游銘的童真。他開車追火車、追太陽、追月亮、停在路邊拍鹿、停在加油站旁拍鳥、跑到峽谷、岸邊、星空中拍下一張張優美如畫的照片。他說:「我只要出來,我就要盡其所能,我能到每個地方,而且要有深度,深入去看,不是走馬看花。這是我受到的一個很大的感動跟啟發。很多地方真的是once a life,你去那些地方感受那些事情,很可能一輩子只有一次,不能夠把它輕易放掉。」也許唯有抱有赤子之心,唯有熱愛生命,唯有知道每一個時刻都稍縱即逝,才能用畫筆描繪出既真實又夢幻的世界吧。

又或者,只因為這是他唯一知道的表達自我,也是與世界交流的方式呢?

影片中有對照的兩幕很有趣:中年大叔買畫殺價,呂游銘拒絕了;年輕女孩買畫現金不夠,問餘額兩塊美金能否刷卡,呂游銘大方說不用,當折扣,因為年輕人很努力。他是否想起了當年愛畫卻不能畫的自己?他是否想起了自己的子女?他是否也在眼前這個留著絡腮鬍、拿著攝影機、跟自己差了二十八歲的大鬍子眼中看到了自己或子女?他是否藉此去鼓勵,甚或彌補一些甚麼?縱有許多的獲得,也有許多的失去,他是否曾經後悔,曾經起過這樣的念頭:要是當初我沒有拿起畫筆……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00歲旅程主視覺.jpg

立冬隔日,偕愛妻小石到光華商場隔壁的三創看台視旗艦連續劇《700歲旅程》的特映會。

IMG_0407.JPG

(左起為資深演員丁強、上官鳴、王滿嬌、應采靈、唐川、朱陸豪、喜翔)

所謂《700歲旅程》,指的就是為了要讓住在劇中「銀花社區」的十位歲數合計超過七百歲的老人完成長久以來悄住心房的夢想,因此年輕一輩帶著他們環遊全台的故事。拍攝過程中,劇組繞行台灣二十圈,足跡遍布全台八十大精選景點。熱血製片人陳慧玲透露,由於劇中演員多為長者,因此她堅持要買保險,但有些「極度資深」的演員卻因年歲之故而被拒保,所幸最後都順利投保成功。拍戲難免意外,於是王滿嬌在水晶教堂跌了好大一跤撞斷牙、咬破嘴,縫了好幾針,「得到一顆唇珠,」她一派輕鬆笑著說。而另位演員張琴更是摔斷了手,但仍堅持上場,敬業的精神令人萬分敬佩。「敬業兩字甚麼意思,不敬就無業。我們都是被篩選過留下來的老演員,所以我們經得起考驗。」演員們對戲劇的認真態度也影響了整個劇組,因此大家相處起來都非常愉快,而在現場的我們也感受到了大夥的和樂融融,證明此言千真萬確。

以下為觀賞心得。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實的人類.jpg

《影片資料》

片名:真實的人類

影片年份:2015

導演:揚.亞祖─貝彤

片長:262分鐘(加長版)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砂丘之女及其他.jpg

(譯者:鍾肇政、劉慕沙,純文學出版社)

本書收錄了鍾肇政所譯的〈砂丘之女〉及劉慕沙所譯的〈紅色的繭〉、〈棍子〉、〈魔筆〉及〈無關的死〉。而〈砂丘之女〉因於另一文章中討論過,故在此略過不談,留待日後看完電影版後再論。

〈紅色的繭〉

一名無家可歸者四處遊蕩,想尋找自己為什麼沒有家的理由。「我於是在偶然經過的一幢房子前面停下來,心想,這幢房子會不會是我的家呀。自然,比起其他的房子,這個人家並不特別具備足以顯示那種可能性的某種特徵,不過,每一幢房子都可以作如是看法,同時,也不足以成為『不是我家』的任何證據。」這樣的邏輯在都會裡自然行不通。於是他又想,那至少我可以把水泥管當家吧。不行,因為那都是別人的所有物。那公園的露天長椅呢?不行,那是「大家」的所有物。故事末了,男人從左腳開始慢慢化為絲線,絲線逐步纏住身體,最後他成了一隻沒有內容物的空繭。他有了家,他就是他的家,但他也不存在了。

這則故事描繪的是失去所有人際關係的街友(homeless)永遠在尋家的哀傷,但也可以延伸到每一個孤單的靈魂上。而如若化為繭可視為某種死亡,那麼的確,到頭來我們掌握的或以為掌握的其實皆是空。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沙丘之女.jpg

(譯者:吳季倫,聯經出版)

「為求慎重起見,我想問一問。到目前為止,我是第一個倒楣鬼嗎?……

「不是的。再怎麼說,這裡的人手實在不夠呀……不管是有錢人也好,窮人也罷,能在外地找到差事的,一個個離開了村子……畢竟這村子窮得只有沙子……

**************************

簡單來說,《沙丘之女》的劇情是 「一個男人受到欺騙,被囚在沙洞的深處,本來一直想逃,久而久之卻適應了那裡的生活,融入當地,不再逃跑」,似乎有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味道(尤其體現在後來為女人辯解一事上) ,但說起來,人不是經常如此嗎?久而久之就適應了原本不想接受的一切,沉淪或提升?難說。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流浪者之歌.jpg

(譯者:楊玉功,校譯丁君君,漫遊者出版)

在這一次的閱讀之前,我對《流浪者之歌》留下的印象不深,年紀跟經歷吧我想。最早是在國中圖書館裡讀到,但啥都不記得了。接著五專有看,初出社會也有看,但時機總未成熟。然後就是現在,祖孫三人僅留我一人的現在,從客服轉職成翻譯工作者也參加過幾次文學獎比賽的現在,曾經歷過深深的痛苦、深深的哀傷及深深的快樂的現在。

《流浪者之書》改編自釋迦摩尼佛的傳說,但非常特別的是,小說將悉達多(釋迦摩尼佛的本名)跟佛陀拆成兩個人物,書中甚至還有兩人見面及對話的描寫,引起了一些讀者及譯者的反彈(詳見譯者序)。然而若你跟我一樣花時間慢慢地讀,融入赫曼‧赫塞與楊玉功、丁君君的文字之中,融入悉達多歷經苦難後悟道的平和喜樂之中,或許你會跟我有一樣的體悟:悉達多是悉達多,但悉達多也是摯友僑文達、佛陀、船夫、伽摩拉、小悉達多及河流石子乃至於古今中外的神祇魂靈。每一個看似分離的有無生物均是一體,每一個看似不完滿的時刻都完滿圓融。

身為一個不安份的靈魂,我總是在尋找些不同的東西,心底有很多的恐懼、徬徨、無助、憤怒、哀傷、自卑、驕傲、不滿。藉由這一趟書中之旅,我似乎有所獲得,縱使無法斷言,但也許更能樂在此刻,至少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如果你跟我一樣對人生有些困惑,不妨讀讀《流浪者之歌》,或能有一些收穫也說不定。但正如書中所言,智慧無法傳授,言詞總流於片面,造成衝突。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快樂,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平靜,只要能付出一些愛給人,讀不讀《流浪者之歌》,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

最後要說一下,我非常喜歡這個譯本,文字很美很美,讀起來真有如沐春風之感。推薦給大家。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黃狗的窩1.jpg

布娜、烏吉杜耶以及他們的三個孩子:六歲的娜莎、四歲的娜莎瑪、一歲的拔特巴亞住在一望無際的蒙古大草原上。昨天,去城裡念書的娜莎回來了。雖然城市讓她大開眼界,但她還是喜歡與家人一同生活的日子。

今天早上,為了讓帳篷附近的牧草休養生息,烏吉杜耶一大早就趕著羊群到遠方去吃草了。娜莎醒來後不久,母親對她說:「去幫我撿乾糞回來。」娜莎於是拿起糞叉出了門。走著,走著,她聽見了隱約的嗚咽聲。循著聲音,她走近一塊底部有開口的大岩石。猶豫了一下後,她爬進了岩洞,抱出了一隻小狗,並依牠白底黑點的花紋,將其命名為「點點」。

放羊回來的烏吉杜耶要娜莎把這隻狗帶回去,懷疑曾住在洞穴的牠與狼群是一夥的,會吸引野狼來襲擊他們的羊群。頑固的娜莎說甚麼也不肯。

因為爸爸進城去賣羊皮,趕羊群去吃草就成了娜莎的責任。趕啊趕的,娜莎發現點點不見了,便隻身一人回頭去找。她爬上高聳的懸崖,不停喊著:「點點!點點!」最後終於在一座空木棚裡找到了躺在地上休息的點點。

出門前,媽媽曾告訴她要注意看著山頂來辨認自己所在的方位好回家。天漸漸暗,厚厚的雲遮住了山頂,雨開始落下,娜莎在廣袤的草原上迷了路。此時,她聽見了歌聲。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遠大前程.gif

讀完狄更斯的《孤星血淚》(又譯作《遠大前程》),譯者是羅志野,麥田出版。
 
我第一本狄更斯是《雙城記》,很驚訝,這位一百多年前的小說家非常厲害!景物、人物描繪寫實生動,節奏明快不拖沓,人物與人物之間經常會忽然冒出新關係,似乎一切都是命運,是註定(因此情節戲劇性很高,娛樂度很足),真不愧大師名號。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盧布林的魔術師.jpg
 
讀以薩‧辛格《盧布林的魔術師》(譯者:陸煜泰。桂冠圖書)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irty-Pretty-Things.jpg

    來自非洲奈及利亞的奧奎曾在紐約學醫,不知何故卻輾轉逃到倫敦,成為一個沒有合法身分的難民。他白天開計程車,晚上在波羅的海飯店擔任櫃台人員,平時都靠服用一種草藥來提神。這天,妓女茱麗葉臨走前,要他去打掃房間。進門後,他發現廁所的馬桶堵住了。工具、雙手齊用,他拉出了堵塞物:竟是一顆心臟!

    西班牙籍的老闆胡安知道他的非法身分,要他「報案自己具名報」,逼他打消這個念頭。但奧奎沒放棄,他詢問了在醫院太平間工作的中國籍棋友郭義,也問了共租一間房的在波羅的海飯店擔任清潔員的土耳其女孩桑娜,到後來才知道原來胡安在做非法生意:一份精美假護照的代價是一顆腎臟,而一顆腎臟能讓他進帳一萬英鎊。但動取腎手術的是一名庸醫,因此死亡率很高,廁所中的心臟就來自其中一名死者。

    移民局官員接獲檢舉,來到桑娜住處追查與她同住的男子的下落。奧奎雖幸運逃過一劫,但移民局的官員卻開始懷疑難民身分仍在審核中的桑娜有在波羅的海飯店工作。調查行動以失敗告終,但被懷疑的桑娜必須換工作,因此改到一家血汗服飾工廠當女工。移民局官員再次上門,桑娜雖順利逃脫,但卻留下把柄。為了不被老闆舉報,她只好經常幫老闆口交。

    胡安知道了奧奎的過往:他在故鄉有醫師執照,是一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病理學家。有個政府官員被槍殺,上層要他幫忙湮滅證據。奧奎拒絕,家中因而遭到縱火,太太活活燒死,他則背負起了殺妻的罪名,被警方通緝,因此才被迫逃來倫敦過活。胡安想找奧奎當他的新醫師,幫忙摘除腎臟,更祭出誘惑:不但動一次手術能拿三千英鎊,他還願意提供奧奎跟桑娜各一份假護照。奧奎嚴詞拒絕。

    桑娜知道了腎臟可以換得護照的事情。這天,不堪受辱的她咬傷了工廠老闆的生殖器,拎了幾件高價的服飾就跑去找奧奎。奧奎急忙回家打包了兩人的行李,並要桑娜改搬去郭義的表哥所在的中國城去住。路途中,奧奎跟早已愛上他的桑娜說自己有妻子,不可能跟她在一起。心碎的桑娜於是隻身一人去找胡安,表示想以腎換護照,不料胡安卻藉此機會要脅除非願意跟自己發生性關係,否則免談。迫於無奈,桑娜獻出了自己的貞操。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京教父1

 某年聖誕夜,三個住居東京某公園的街友阿仁、小花跟美由紀意外在垃圾堆裡撿到了一名遭到遺棄的女嬰,小花將之起名為「清子」,取其聖潔之意。曾經有過家庭的阿仁建議將清子送到警察局去,但一直希望能生個孩子的男大姊小花卻堅持要找到她的親生父母。阿仁妥協了,三人開始了一趟自己無法想像的奇幻旅程。他們意外參加黑道大哥嫁女兒的婚宴、幫一名年邁的街友送終、逃過意外死劫、捲入一宗誘拐案件、面對各自的過往,並親眼見證奇蹟的發生。

東京教父2

    英年早逝的日本動畫大師今敏留下的作品屈指可數,特色多為虛實交錯,具相當魔幻色彩。當中,《東京教父》可說是他寫實色彩最為濃厚的作品。極其戲劇化的故事劇情,在今敏的巧手剪接及處理下,不但明快流暢、引人發笑、賺人熱淚,更充分顯現出對都市底層居民的關懷及悲憫。

    一如真實世界,《東京教父》裡的三位街友各有成因。劇中,具備「父親」角色功能的阿仁曾經有過一段婚姻,有過一個女兒。可惜終因其沉溺喝酒與賭博無法自拔而積欠大筆債務,拋家棄女,開始過起無緣生活,直到遇見男大姊小花。

    曾是變裝酒吧紅牌的小花也有過一段戀情,但卻因心愛的男人「在浴室踩到肥皂摔倒」逝世而告終。工作部分,則因一名來店裡飲酒的顧客以「臭老頭」稱之而發飆揍人,後來抱有罪惡感而主動離開。無父無母,同樣遭到雙親遺棄的他的確是扮演「母親」的不二人選。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fter Lucia 2.jpg

在同車的母親因車禍亡故後,亞蕾隨仍未從打擊中復原的廚師父親來到遠方的墨西哥市,轉入當地學校就讀。初來乍到的她在下課時分遭有錢又英俊的富家子荷西搭訕,隨後跟以荷西為首的一群人結為好友。與此同時,父親卻因心傷未癒而工作不順。

獲邀至荷西家的別墅的亞蕾,在泳池玩樂、飲酒後跟荷西在浴室發生了關係,並被男方用手機錄下全程。隔天,他們的做愛影片流了出去。荷西的兩名男性友人開始性騷擾她,兩名女性友人也在不久後因妒忌而將她一頭漂亮的長髮剪毀,大夥並共謀以穢物蛋糕幫她慶生,逼她吞下。霸凌情況越演越烈,在校外教學這天,她不單受到了強暴,而被人撒尿到臉上,更差點在漆黑的大海裡失去性命……

After Lucia 1.jpg

校園霸凌從來都不是一件遙遠的事情。根據兒童福利聯盟所做的一份「2014年台灣校園霸凌狀況調查」指出,有26.4%的兒少表示從幼稚園至今曾經有被欺負的經驗,且至少有四萬名以上的兒少在過去一年之內仍處於霸凌的傷害中。而且有65.2%的兒少很少或絕對不會告訴老師或家長。為什麼不告訴老師呢?根據「2015年十大兒少關注議題調查」指出,有36.4%的兒少表示老師會說同學只是鬧著玩、敷衍處理(近期也發生了女學生遭男同學於七個月內多次襲胸而老師以為是同學間的打鬧故未處理的案件)。那為什麼不告訴父母?一方面是擔心會遭到父母的責怪;一方面是怕問題沒辦法解決,反變嚴重;還有一方面則是如《一個沒有霸凌的教室》一書中所說,因為孩子喜歡爸爸媽媽,不希望讓他們擔心,所以才說不出口。

父女之間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雪公主2.jpg

以約聘人員的身分在電視台工作的赤星雄治一直在等待能讓他大放異彩的機會。這天,高中時期的女性朋友狩野里沙子來電,本來不想接,後來雖假裝成被吵醒時的迷糊語氣接了,但同時卻在推特上以「Red Star」之名抱怨連連。里沙子說,這兩天鬧得沸沸騰騰的時雨谷殺人焚屍事件中的被害者三木典子是公司裡負責帶她的前輩。典子人美心美,人見人愛,但她對痛下殺手的人心裡有個底。聞言,已經在推特上發表了關於凶手一系列特徵的雄治,立刻決定驅車前往案發現場附近採訪。

里沙子說,跟典子同期進來的另一個女職員叫做城野美姫,名字雖好聽,長相不起眼,個性陰沉而壓抑,還會偷東西。上司的差別待遇,加上男友因愛上典子而提分手,使得美姫決定殺人。殺完人以後的美姫搭上新幹線去了東京,接著以「母親病重」的名義請假,從此不知音訊。

多採訪了幾個人以後,美姫又被加上了「詭異」、「以料理對男性死纏爛打」等特質。雄治以收集到的資料剪接後塑造出一個殺人犯的明確輪廓,在電視台的談話性節目上播放,引起觀眾巨大的迴響,推特上也好評不斷。意氣風發的雄治到酒店慶祝,跟坐檯小姐留下了一張張合照,得意表情全寫在臉上。與此同時,仍不知去向的美姫則被大眾跟殺人犯畫上了等號。

美姫的全名被爆了出來、自稱美姫大學時代好友的人寫信去電視台抗議報導不實,扭曲了美姬的個性;然而同時,美姫早年的同學們卻異口同聲認定她不但古怪,更有詛咒的能力,曾經害班上男同學出車禍(但該名男同學則說不是靈異事件,而是腳踏車剎車被人拆掉,但他認為是美姬動的手)。

美姬故鄉在地的婦人說,村裡曾經有間神社,但燒掉了,是美姬跟好友谷村夕子在進行詛咒儀式時不小心引燃火勢燒毀的。此外,曾經公認是當地第一美人的夕子則說,自己在校曾受嚴重霸凌,帶頭的是一個叫做茜的女生,全班只有美姬願意繼續當她的好友,兩人並以美姬愛看的《清秀佳人》中的主要角色姓名互稱。而所謂的詛咒儀式,其實是在占星雜誌上看來的魔法,說是做一個紙人並寫上名字畫上心,刺上針以後在神聖的地方燒掉,如此一來欺負人的同學就會回復白玫瑰一樣的純潔心靈。但因神社燒掉了,雙方父母彼此怪罪,使得兩個女孩從此被禁止與對方來往。雄治離去前,夕子語帶警告地要他注意「人的記憶是可以捏造的,而且大家都只會挑自己有利的事情來講」,並喚他Red Star。最後,到了美姬家,原本沉默不語的父親忽然下跪道歉,希望大眾能原諒他的女兒。病榻上的奶奶則說,「那孩子是不會去殺人的。」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夜怪談.jpg

學生時代,我跟幾個同學在戲院裡一起看《七夜怪談》,嚇死了。隔不知半年還一年,隔壁班同學把《七夜怪談》改編成英文舞台劇在校內上演,雖然大獲好評,但也在隔天還隔兩天晚上(一個有著藍色月亮跟地面濃霧的日子)慶功時招鬼,折騰到了白天才罷休。十多年過後,我重溫了《七夜怪談》,一樣可怕到不行,真是拍得非常好的電影。又過了六年,我想知道原作跟電影之間有多少差異,便找來看了。這才知道為什麼較早推出但氛圍跟第一集落差很大的《七夜怪談2:復活之路》為什麼會傾向於科幻片:因為原作就是如此。

相較於電影裡面由松島菜菜子飾演的淺川玲子,小說裡對應的角色是淺川和行,男的。而由真田廣之飾演的帥氣教授高山龍司在小說裡則成了「輪廓分明,體型矮胖」、疑似曾多次強姦女性、夢想為「我要站在山丘上觀看人類滅亡的景象,同時在地上挖個洞,在洞中一次又一次地射精」的個性古怪、道德上有瑕疵的人物(雖然最後有解釋說龍司的這個面貌可能是裝出來的,但真相並不明確)。雖然這麼一來就不尊重原著,但也不能否認這樣做電影觀眾的接受度才會高。

此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差異,就算沒看過《七夜怪談》,我相信大家都看過那張可怕的電影海報(猶記得還沒進戲院前我就自大地說:「哼!有甚麼可怕的?我看最可怕的就是那隻眼睛吧!」真的是那隻眼睛,而且把我嚇得從龍骨的尾端開始一路涼上頭頂,我整個人飛離座椅至少十公分)。但在小說版本中,龍司是因為看到了百年以後的自己而活活嚇死,恐怖效果上的確差了不少。

此外,貞子也從總是看不到臉的長髮女孩,變成了罹有「睪丸女性化症」的絕世美女:「我抬眼看著她的胸部,確定她有一對形狀美好的乳房;然後再把視線往下移,卻發現那個被陰毛覆蓋住的恥丘內部有一對發育完全的睪丸......」這是意圖強姦她的、日本最後一名天花患者所說出口的話(相較於電影版的貞子卻是被父親所殺死)。而原作中的恐懼來源「錄影帶」,則是已絕跡的天花病毒加上想要繁衍後代的貞子的超強念力所創造出的「孩子」。

真的是創意十足。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