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一個平靜的教區中,兩個孩子成了輔祭(神父的助手),其中一個黑人孩子Donald Miller問了他的同伴自己會不會太胖,對方回答不會。在該教區,神父Brendan Flynn是佈道的主要人物;性格嚴肅的修女Aloysius Beauvier擔任學校的校長,也是所有的學生都害怕的管理人;年輕修女James則總是親切和藹的對待所有的學生,希望能跟他們建立起良好的互動。一次講道後,Flynn把一個利用磁力作動的芭蕾舞玩具送給了Donald,後者開心的收下。

上學時,Flynn拉了一個學生William的手問他有沒有洗手,性格叛逆的William把手抽回,這一切都看在Beauvier的眼裡。上課時,Beauvier沒收了一個小朋友的收音機。晚上吃飯,眼睛有問題的Veronica看不到叉子,Beauvier無聲的把叉子放進她的手中。接著,她問了James為何Flynn上個月佈道時要提到疑惑,James說這要Flynn才知道。

教室裡,Beauvier看到教區的蒙席(Monsignor)跟Flynn打了招呼後兩人一起離開,她問發生什麼事了,James反問她,Beauvier則說沒事。Beauvier在地上看到鋼珠筆,她要James注意別讓小朋友用這種筆寫作業,那姿勢讓他們看起來像猴子。上課中,Flynn通知了Donald去教區。學生在練習跳舞時,James看到Flynn在Donald的櫃子偷放了東西。Flynn離開後,James在櫃子裡發現內衣。Donald回到教室時人似乎不太舒服,James問了但他回答沒事。

James去找Beauvier,Beauvier提到Donald是不是有遭欺負,James有Flynn的關照其他人不敢。James提到Donald上課被叫走一事,更說Donald回來時除了神色有異之外呼吸裡還帶著酒味。Beauvier說她們必須想辦法阻止Flynn的行徑。



Veronica在庭院裡被落下的樹枝絆倒摔了一跤,Flynn問Beauvier她的眼睛是否有問題,Beauvier否定。James加入了他們的談話,三人邊喝茶邊在Beauvier的辦公室聊到了聖誕遊行的話題,Flynn想到了一個佈道的點子,拿出一隻鋼珠筆記在本子上。Flynn跟Beauvier對教會的看法不同,Flynn覺得時代已經改變,教會需要變革,Beauvier則覺得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Flynn覺得教會是社區居民生活的一部分,Beauvier則覺得他們是更崇高的。Beauvier把話題轉到了Donald身上,Flynn知道了他們叫他來的原因後表示了他的不滿,並說當天沒發生什麼事,說完後想離開,Beauvier提到當天Donald呼吸中有酒精味。Flynn要Beauvier當沒這回事,Beauvier拒絕,Flynn只好說出實情:Donald在儀式進行時偷喝聖餐酒被蒙席發現,Flynn知道後叫他來了解情況,Donald苦苦哀求說他仍想擔任輔祭,Flynn答應了他,條件是他偷喝酒的事不能有其他人知道。然而事情現在爆發了,Donald也無法擔任輔祭了。確認Beauvier沒其他問題後,Flynn離去,再次向Beauvier表達他的不滿。

Beauvier仍然沒有被說服,相信Flynn的James則說她是因厭惡神父的舉止才有了這樣的偏見,還說她認為整座學校形同監獄。Beauvier再問了一次,James才說她的意思是大家都很開心,但卻都怕Beauvier。Beauvier打了電話給Donald的母親。

"有天"Flynn在佈道時說,"一個愛說別人八卦的女人夢見被上帝的巨手指著她。她去找神父告解並請求寬恕,神父要她拿著枕頭去屋頂並用小刀將它劃開,之後再回來找他。女人做了後回去找神父,神父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女人回答羽毛飛散四處。神父於是要她回去把所有的羽毛撿回,女人說羽毛太多了她辦不到。神父說,這就是八卦"。

James獨自坐在庭院發呆,Flynn去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說她在馬里蘭的哥哥病的很重,但她要上課沒時間去看他。James問Flynn他是不是(同性戀),Flynn回答不是。她說自己看到Flynn在Donald的櫃子放了件內衣,他說他忘在收藏室了,James問為何不親手交給他,Flynn說怕他尷尬。Flynn說Donald是個黑人,必須受到自己的保護才不會被欺負。Flynn說他愛這個教區,他再也不想看Beauvier讓黑暗壟罩這一切。他要James別聽Beauvier的講法,別讓心中的那盞光滅掉,唯有愛才是一切的救贖。James擦了眼淚後離開,回頭對Flynn說她不信,神父感謝她的信任。



Donald在走廊被其他孩子欺負,Flynn給了他一個擁抱陪他走到教室。James神色不寧,問了發呆的Donald問題,他不會,隔壁幫他回答的學生則被生氣的James叫去找Beauvier。Donald的母親來找了Beauvier,問及孩子最近狀況,Beauvier的回答讓她安心。她說自己的兒子偷喝聖餐酒被抓而不能擔任輔祭是很公平的懲罰,他爸爸知道後把他打的半死,更表示不想讓兒子再到教區上課。學生敲了門,Beauvier問了問後要他回教室,Flynn看到Beauvier房內Donald的母親。回到教室,學生要James別管他,她生氣的要學生注意這是她的教室。學生哭著道歉,James也跟他道歉。

Beauvier陪著Donald的母親走去上班。母親說無論如何Donald都要在這裡待到六月,之後他去上高中就沒有問題了。Beauvier說Flynn可能會對她的孩子不利,也許連酒都是神父給他的,但她並沒有證據。母親知道孩子的性向有問題,而這也是他的父親打他的原因,但無論如何她都不想管,她只要孩子趕快畢業,其他的Flynn想怎麼做都沒有關係。如果Beauvier不滿意,那就想辦法讓Flynn去開除,她會跟對她的兒子好的人站在同一陣線。離開去上班,Beauvier逆著大風吹來的樹葉回去。

Flynn要Beauvier停止對他所做的一切,Beauvier說除非他承認並辭職。兩人起了爭執,儘管沒有具體證據,Beauvier仍相信Flynn性侵了孩子。Flynn沒辦法理解Beauvier為何要這麼固執,Beauvier終於說出她的原因:他看到Flynn拉著一個男童的孩子,而男童走開。Flynn決定像教會舉報Beauvier的行徑讓她被開除,Beauvier冷靜的說她在跟Donald的母親面談之前有打過電話給Flynn上一個服務的教區(Parish),她說她聯絡過該教區的修女,這是Flynn五年來的第三個管區。Flynn氣憤於Beauvier調查他的過去,Beauvier則說就算要她下地獄她也會守護這個教區。Beauvier要Flynn交代到底是不是他給Donald喝的酒,Flynn緩聲問她是否犯過大錯,Beauvier帶淚承認,但她說自己懺悔過。Flynn說他們是一樣的人,都留在治癒者的手中。她又問了同樣的問題一次,Flynn否認,但聲音已軟,眼帶淚光。她指控神父說謊,隨即要離開自己的辦公室,並誓言永遠追查下去。Flynn叫住她,告訴她有些事情是她所不能了解的。Beauvier要他轉去其他教區後等待離職,Flynn說她沒有給任何退路。Beauvier指控Flynn利用Donald對他的友善,Flynn說他將與她鬥爭,Beauvier說他一定輸。Flynn問她的同情心哪去了,Beauvier說在他不可及的地方。離開前,Beauvier回來對他說她不會給予他任何同情,因為他不會真心後悔(invulnerable to true regret)。Beauvier離開後,Flynn難過的打開聖經,看著他的押花。

簡單跟大家說了幾句話,Flynn跟教堂裡的每個人握手後離開了該教區。James看完哥哥回來了,開心的跟Beauvier說她的哥哥已無大礙。James問她是否有跟任何人證實過她的疑惑,Beauvier回答沒有。

"但妳確信",James問。
"對",Beauvier答。

James說希望自己能跟她一樣,因為她以後再也睡不好覺了。Beauvier說也許她們本來就不該睡的好。Flynn離開後主教任命他去別的教會擔任教會及學校的牧師,他升官了。James問她用了什麼方法,Beauvier說自己說謊有打給他上一個教區的修女,而他的離職證明了他的心虛。握著十字架,Beauvier開始哭泣。

"我心中有疑惑了"

================================================



坦白說,我非常討厭中文譯名。英文原名Doubt,疑惑之意,觀眾可從海報上看出片商把開頭的D用特殊字體Lucida Blackletter(感謝網友香香熱情提供)跟後面的bout做出區隔,強調bout本身所具有的較量之意,引申為一場因疑惑而引起的較量。相較之下台版的譯名大玩文字遊戲,把誘惑兩字分開來表達兩種意涵:惑不消說即為疑惑之意,這誘呢?單看片名反會讓人誤解是不是神父跟修女之間的性愛關係。硬要解釋,當然也可以解釋成校長Aloysius Beauvier受到了惡魔或是內心惡念的引誘而在不確定情況下就直接抨擊對方。然而,這樣的說法明顯無力,也非影片想呈現的情感狀態。校長有其偏見,而偏見導致了她視物不清而終致犯錯。因此這誘,真的用的很糟。

電影改編自John Patrick Shanley自己編寫的舞台劇劇本,該舞台劇曾得過戲劇界最高榮譽的東尼獎。導演把同樣的故事搬上了大螢幕,找來了梅姨梅莉史翠普與曾得過影帝的Philip Seymour Hoffman兩人在螢幕上交手,描繪出一個關於信心危機的故事。



"列子"裡面有個故事:一個人搞丟了斧頭,他懷疑是鄰居的孩子偷的。他仔細看,那孩子不管走路、表情、動作看起來都一股偷兒味。有天他找回了斧頭,再看鄰居的孩子時一點也沒有偷兒樣。在"誘‧惑"裡面修女Aloysius Beauvier正是這樣的一個角色。聽了年輕修女James的描述後,她肯定這個無時無刻不在違背傳統的人(使用鋼珠筆、聽有影射魔法的童歌、喝茶加糖、想跟教友打成一片)是個戀童癖。於是她開始搜証,然而除了確定她認為被性侵的男童Donald是個同性戀外她可以說什麼也沒問到。然而,就因她自認識人高手,她堅持自己的信念,最終趕走了Flynn。梅姨飾演固執修女行動舉止都十分得宜,除了演出Beauvier的堅定外卻也在對待眼睛不好的老修女上呈現出自己的愛心。不過,看到她的臉我居然一直想到"媽媽咪呀"。神啊!我的心裡有了疑惑。


卸了妝後的修女會讓人犯罪啊...

James是此事件的小小推手。在Beauvier的警告下她仔細注意神父Flynn的行蹤,果不其然發現一些疑點:對Donald的特別關注、把衣服悄悄的放進Donald的櫃子、更別提上課時間把他叫出去回來嘴裡就有酒味一事,足證Flynn的性向有待商榷。但就在聽了Flynn的原因是為了不讓偷喝酒的Donald失去輔祭一職後James隨即釋懷。只是,轉動的輪子停不下來了。



Flynn,劇中並未明確說明他到底有沒有性侵男童,但根據電影所呈現出的感受我認為他沒有這麼做。他真心想幫助Donald不被同校的白人孩子歧視。然而根據一些小地方,比如劇中一幕Flynn對著孩子們說沒有女孩想要的人就會變成神父或是多次強調的神父乾淨而長的指甲,我們也可以做出相關的推測:Flynn可能也是同性戀。也許是這樣的原因,他心疼跟他同樣性向的Donald而真心想保護他。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Flynn曾經在之前的人生鑄過大錯,雖洗心悔改但過去仍舊在人生的每一個轉彎暗處等候著他,讓他心中永遠帶著罪惡。不管是何原因,Flynn選擇了離開。

以結果來說,Beauvier贏了,她成功趕走這個礙事鬼,這個注意到老修女眼力不好的變態神父。但是,基於錯誤觀點而發展出的結論終究是個看似固若金湯其實卻有個小裂縫的水壩。在見到了單純的James的微笑後,聽到了單純的James的疑惑後,Beauvier坦承自己有了疑惑,她遠離了神的道路。


卸了妝後的四名主角

劇中多次以象徵性的手法表達各個角色心中的感受:Beauvier把光打在Flynn身上猶如要他認罪、頭上的燈泡滅掉象徵Beauvier的信仰有了危機、送走Donald母親後的大風如她心中激盪的千頭萬緒。電影呈現出濃厚的舞台劇風格,可惜結局看似強勢卻顯弱拍,沒有令人迴盪不已的感受。當然,這是對我自己而言。

日常生活中我們會遇到很多好人跟很多壞人,對他們的判定通常取決於他們與我們之間的互動。然而有種人你一定遇過:他們認為自己是對的而,算擇善固執嗎?我也不知道,總之最後對週遭的朋友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如同我前陣子看的電影"請問總統先生"一樣,總統認為對國家有利的事情就是正確且合法的事情。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做事的一套方法,對與錯都取決在自己。但當一個決定將影響別人的一生時,我奉勸你最好考慮清楚。正義,是殺人最好的理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eo
  • 謝謝你的這一篇文章 令人感動
  • 有人能喜歡是我最大的鼓勵

    Luke 於 2009/03/07 2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