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菊島文學獎散文佳作,林君鴻全國兒童文學童話獎第二名,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小說佳作,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綠野仙蹤》、《溜冰大冒險》及《天涯一海島》。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今天蘋果日報的頭條是外勞性侵男雇主(基本上蘋果日報一直都是這樣, 大概有90%的狀況下蘋果日報的頭條一定是最不重要的). 針對此一事件, 按照從我有記憶到現在的慣例, 有人跳出來講了老論調諸如應該編列預算讓那些外籍勞工可以藉由比如聚會或運動一類的事情來紓解這種異國無法解決的性慾問題(外勞他們本身在台灣這邊有一種特殊關係叫For Only Taiwan(FOT), 不管在國外有沒有婚姻, 這段關係僅限於台灣). 老實說, 真是狗屎.

成年的正常男女性都知道, 性這種東西可以藉由運動會消弭的話, 大家就做在電視前面看棒球或籃球就好了. 大概賣性愛用品的也倒光光了. 故意去忽視這個正常行為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怪的現象. 從事性行為本來就是人類本能的一部分, 不然早就絕種了. 幹麻老是講的好像是做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

當然啦~所謂強制性的我也覺得不應該, 只是性, 怎麼說呢...這麼快樂歡娛的事情, 保險措施做好, 想做就做, 這樣最好了嘛~ 至於外勞的部分呢, 可能也只能透過FOT囉~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5 Mon 2006 14:46
  • 共識

我曾在國中的時候買了余光中所譯的梵谷傳, 當時常看書. 記得老爸看到我有那本書的時候跟我說"這就是一個笑ㄟ而已, 看這要做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 事隔這麼多年了, 忽然想起來這件事.

其實我跟自己的爸爸之間幾乎沒有共識可言. 我父親跟大部分的人一樣, 永遠在抱怨過去所發生的問題, 一直一直的抱怨, 像一瓶搖晃過以後打開永遠都會一直噴的香檳一樣. 我不知道如果之前的人生都一直沒有順遂過, 抱怨會讓什麼事情改善. 我大概永遠也不知道為什麼人要以這種方式活著. 絕對大部分的人.

腦袋裡面一直想著剛踩到的那坨狗屎, 只會讓你踩到第二坨....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了Maggie回我的"可以是心情分享嗎?", 老實說, 沒有什麼特別的心情. 跟大家的生活比起來, 我的生活毋寧說是單調的: 沒有工作, 沒有出門. 每天每天就是看電影, 聽音樂, 看書. 所以, 對電影的評論中多少藏著我的感覺吧.
下星期六要搬回台北, 其實有點不習慣. 自己生活久了, 自由慣了. 什麼責任啊的全部都沒了. 剩下的除了自己以外也什麼都不剩. 不過當然起因也是因為很孤僻. 自己生活的好處就是在家光著屁股也沒人管, 挺愜意的. 當然, 搬回去有它的必要性存在. 不用付房租了, 可以慢慢找工作; 出來外面加一加可能也要十年了, 不陪陪自己的爸爸很說不過去. 可是, 我還是喜歡過自己的日子. 背著包袱有背著包袱的快樂, 沒有包袱有沒有包袱的快樂.
"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背著一個包袱. 日日夜夜背著這個沉重的包袱從一點移動到另一點. 但是翅膀也只能從包袱裡面長出. 所以有包袱的人都能飛的比別人高." 維納斯賓館的老闆如是說.
當然, 前提是要能放的下自己的包袱.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看了美食偵探的第三集, 裡面出現的一個日本女演員我覺得很漂亮, 跟我以前偶然認識的一個女生長的很像. 感覺很不錯的女性.

馬上去查了一下....須藤溫子, 生日是1983年11月1日. 也就是, 天蠍座. 跟我以前偶然認識的那個女生一樣. 我確實看過很多長的漂亮的天蠍座. 說起來, 我跟天蠍座還蠻有緣的. 以前在參加戲劇社的時候也有被一個天蠍座的女生倒追過. 不過都是我不好.

事情是這樣的, 我加入戲劇社以後, 某一天在我們學校大樓要排演. 看到我們戲劇社其中一個團員看著後山黑漆漆的一片, 於是我就過去問她是不是心情不好(錯誤一)? 聊著聊著, 發現她有帶髮夾. 於是在那個我回台北的星期. 我就到萬年大樓附近賣髮夾的路邊攤買髮夾回去送她.(錯誤二) 之後呢, 我只要有回去都會買個一兩個送她. 唉, 是我不好, 對一個對我敞開心扉的人來說, 其實我不喜歡她的事實她應該是沒法接受的吧~怪自己年輕不懂事. 一開始想說她有男朋友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忽然她有一天開始跟我說她跟她男朋友吵架, 之後忽然有一天她就跟男友分了.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間接原因....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蠻有趣的. 看到自己的網誌從去年七月開始寫, 沒有想到已經有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了. 這幾個月中, 發生了許多不大不小的事. 不過細節當然我就不詳述了, 說起來也挺累人的....

對認識我的人來說, 這個網誌很奇怪. 百分之九十九都在談論電影. 沒有討論一些比較生活的, 切入人生的, Luke很會虎爛的東西. 事實上是這樣的, 我在逃避很多東西, 很多我不想扛的責任. 包括自己的現實人生, 包括未來, 包括一切. 只是很奇怪的, 在看了很多很多電影以後. 我發現其實每一部電影都是人類的想法. 鬼片, 喜劇, 文藝愛情, 各式各樣, 透過導演, 演員, 編劇, 音樂. 其實訴說的都是自己的故事. 狂喜狂悲, 忌妒, 愛情, 恨, 罪惡感, 逃避, 救贖. 所有的事情都是跟我們有關的. 人畢竟是一個物種. 就像我們看Discovery可以做河馬特輯一樣, 人永遠永遠是在依循著本能進行繁殖, 鬥爭, 搶地盤. 只是, 我們可以摧毀地球, 而且也有人想這麼做.

我想, 三月過後, 我是要回去工作的. 連自己都養不活的人遑論什麼人生的大道理. 不管怎麼吹噓, 沒辦法活下去都是廢話. 不過, 至少剩下的一些自由時間, 無論是不是浪費掉, 想過自己想過的放蕩生活.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偶然在網路上看到日本方面開始宣傳白色情人節了. 沒記錯應該是3月14吧, 情人節2月14日的一個月後. 好像就是在2月14號那一天女生送男生, 3月14日則是男生送女生. 因為我既沒收過也沒送過, 所以對我來說那跟發生在委內瑞拉的暴動一樣, 都只有在電視上看過.

不過我個人是這麼覺得, 2月14日我還可以相信至少一年有那麼一天讓女生可以表達自己的愛意(或者人情啦), 可是如果2月14日一次搞定了, 為什麼還要來個3月14呢? 這是怎麼樣的心態呢? 搞定了以後不就是出去玩啦, 看電影啦, shake bon bon之類的事情了嗎? 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的男方也要在送一次呢?

還是其實應該是, 假設這樣吧, Sam收到了Ely的人情巧克力, 發現裡面居然有包辣椒, 於是就想"好啊, 看我3月14怎麼報答妳". 然後3月14就送給裡面包著魷魚的巧克力給Ely. 是這樣的狀況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認識我的人多半來說都覺得我的英文還不錯. 坦白說我是覺得自己發音很好, 可是因為極度懶惰的關係, 單字部分實在是很懶的去背. 所以學了快十年到現在還是半調子, 有點慘喔, 呵呵.

不過即便是這樣的我, 每次看到電視上有人說英文, 甚至有的留學過的, 都還是覺得自己還真是有天份, 沒出過國說的都比他們好. 某方面給自己的滿足.

一直以來, 我看電影很多時候都是看英文字幕, 想說多少順便可以看到點單字累積點印象. 剛剛本來想看個DVD的. 在字幕的選項裡除了語言之外, 還有一排附註: 供盲人與重聽者使用...真糟, 感覺自己好像在野柳的女王頭一樣風化掉...忽然間好能理解小丸子爺爺常常被風吹走的樣子...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停的想起一個旋律, 有點慵懶的, Jazz的, 舒服的一節旋律跟幾個字的歌詞"leave me, before ....dream on, in my imagination". 花了大概二十分鐘的時間終於找到了Louis Armstrong的A Kiss To Build A Dream On. 大概有三到四年的時間沒聽這首歌了, 果然還是很棒, all time classic.

第一次聽到Satchmo的歌其實是很偶然的.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七年前的秋天吧. 當時好像是放假的樣子, 我到西門町的Tower去看CD, 每一張看上的都貴死人. 我一張也沒買的走出Tower, 順著有一家門口擺著壁爐的西餐廳, 經過屈臣氏(那時候附近一家Beebub專賣店不知道開了沒有, 不過現在好像已經倒了)看到了一家澤龍唱片, 就順道進去逛了一下. 那時候的我還沒有聽過爵士, 只是看到一張便宜的Louis精選輯, 上面的文字大概就是他以前多了不起啦~締造了多少銷售量啦~歌曲怎樣的廣為流傳啦一類的字眼. 反正總隻當時也是抱著隨便的心態買來聽看看而已. 結果就一路聽到現在了. 當年買的第一張專輯是在辦園遊會的時候不見的. 放在班上的攤子忘了拿, 想到的時候回去拿已經不見了. 後來那一個版本的精選輯市面上也找不到了, 不過我還是替代性的買了一張新的.

不過, 我印象最深的是, 我幾個朋友都覺得他的歌不好聽, 嫌他的聲音粗. 當時其實我的英文還很不成熟, 根本聽不太懂歌在唱什麼, 可是我喜歡他的音質, 我喜歡他的旋律, 我喜歡他歌詞裡面一種會瀰漫在空氣裡面的炎夏般的慵懶, 還有他enjoy在音樂中的喜悅, 跟裡面一種淡淡的帶有時代感的哀愁. 總之, 我還是會一直聽他的音樂吧~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清晨的四點半, 冬天的關係天還沒亮. 我做在電腦前面打網誌, 聽著艾靈頓公爵的"惡星戀人". 居說這首歌名稱來自羅密歐與茱麗葉. 雖然我從音樂中聽不出任何莎士比亞, 不過音樂好聽就夠了.

有時候會想, 所謂我的人生這樣的一個過程, 這條線, 包含著多少可能性. 如果不發生某些事情, 是不是也有可能我在某間鋼琴酒吧喝個血腥瑪莉聽某個落魄音樂家演奏這首曲子. 對我來說是很吸引人的想法.

想辦法增加自己的可能性, 這就是我現在想做的.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看了槍與玫瑰的特輯. 我很久之前就知道有這個樂團, 可是老實說對他們的音樂完全的不了解. 查了一下, 他們是屬於重金屬搖滾, 也就是我非常非常不拿手的類型. 對常聽爵士樂的我來說, 這差異也未免太大了. 呵呵. 不過認真聽了一下後, 發現這種不太聽的到歌詞的音樂其實倒也是有它有趣的地方.

首先, 那種融入某種瘋狂的氣氛中的感覺相當的relax. 之前有學者研究, 我們在投票的時候其實是不理性的作用. 本質上來說, 不管我們穿著多麼體面, 動物性是不可能消失的. 如果由外星人做一個Discovery人類特別節目的話, 相信應該也是可以得到很多的結論: 忌妒啦, 暴力啦, 不理性啦, 求偶方式之類的. 總而言之, 就像我之前聽到的一首歌"S.O.S."一樣, 我們都是披著羊皮的狼, 男女都是.

還有呢, 有另一個說法, 要紓壓的最好方式不是聽慢歌. 而是聽這種相當瘋狂, 狂野, 吵雜的歌. 現代人的誘惑跟煩惱太多, 要壓抑這樣的感情, 就會產生一定的壓力. 在聽這種歌的時候可以完全的感受到這種瘋狂, 聽完後反而得到了紓解. 有趣吧~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學校附近的一家可立杯買飲料喝. 其實說穿了, 是去看一個女生
應該有跟你說過, 喜歡了快四年的女孩
今天忽然發現, 雖然自己刻意的去忽略了她四年
但到了最後, 自己真的還是無法面對這種一次宣洩出來的情感
果然還是逃不過自己的心, 逃不開自己的情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5 Mon 2006 14:37
  • 型態

一直以來, 我都在找一種型態. 一種我可以依存著活下去的型態. 幸或不幸, 我還沒找到.

生命到底應該以怎麼樣的方式走下去: day after day, life is always a routine. 呵, 也許這種型態只是我腦中的一個想像. 型態並不存在. 只是, 找尋這型態本身的行為依舊有其必要性. 寧可有一天早晨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一個終身職志是睡覺的無尾熊, 也不希望自己醒來是一個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的人. 當然, 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也可以是一步. 一個出現頻率太高的步.

看到朋友的網頁非常的開心, 到處充滿了方向性. 我的國中老師說的好"人生有夢, 築夢踏實". 不過對我來說, 人生本身就是一個夢. 夢中的夢不太適合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5 Mon 2006 14:36
  • 鰻魚

確定女人沒有呼吸後,男人把手鬆離開了她的脖子。

起了身,他緩步走進廚房,打開冰箱,從一盤剩下一半的蘑菇義大利麵背後摸到了一瓶Corona,拿到桌上「喀」的一聲打開,對著瓶嘴喝了起來。

肚子有點餓了,男人於是到隔壁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個田園風的三明治,內餡有一片萵苣葉、一些馬鈴薯沙拉和一片火腿,非常健康而寒酸。男人還想吃點什麼熱的,卻發現泡麵櫃上出奇的一包都沒有。『先生不好意思,因為颱風預報的關係剛剛泡麵都賣完了。』穿著制服,裡面搭一件白色直條紋毛衣的女店員這麼說。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做老家的夢了, 少說應該也有個一年了吧. 夢中, 窗簾一樣是綠色的, 充滿了椰子樹跟青草的綠色窗簾. 每年過年都要拆下來洗的窗簾. 窗簾的右前方是沙發, 左前方是爸爸的大書桌, 就像我的書桌一樣的永遠堆滿東西的書桌. 書桌前面曾經有一個通往一樓的出口, 忘了因為是什麼原因有一年就把它封起來了.

夢中的我跟爸爸吵架, 他說他煮飯煮的很累了, 不想煮了, 叫我出去外面住. 我跑進浴室大叫. 後來被安樂死的Chibi曾在那裡產下五隻小狗的浴室. 浴室前面是菜櫥, 奶奶永遠都是把菜放在裡面, 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天. 菜櫥的下面有放杯子的地方跟餐碗櫥藏盒. 冰箱是大大的, 黃黃的.

每到颱風天, 四樓頂樓就會淹水. 我跟奶奶會拿著畚箕去掃水往樓下倒, 不然水會滲透到三樓. 颱風過後, 我跟爸爸會拿著瀝青去樓上修補屋頂. 我通常只是沒做什麼的玩, 跑到隔壁人家的頂樓去.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戰國時代, 一位做蒟蒻的大師受到了大官的賞識, 於是指派一忍者家族(陰守家)世世代代的保護這個"粓若"家族, 交代絕不能讓這個家族的血緣斷了. 於是, 這個忍者家族代代都住到這個粓若家族隔壁, 四百年過去了...

粓若優奈是一位善良, 遲鈍, 單純的可愛女生. 特技是會在平坦的路上自己跌倒. 陰守護的使命就是不計一切代價的保護她. 中間當然發生了很多的事情, 優奈的好朋友, 一個家裡超有錢的大小姐喜歡上主角; 一個劍客家族的傳人, 漂亮又身材好的女劍士喜歡上了主角; 主角的遠房親戚, 一位小時候就很喜歡主角的小女生也出現了; 因為忍者運動大賽敗北, 想藉著打倒忍者界中實力堅強的陰守家族來復興家業的一位溫柔可愛單純的女忍者也愛上了主角....

大概是這樣的劇情, 非常的快樂的卡通. 看了一集就忍不住看下一集, 結果花了兩天完整的把它看完. 很過癮. 簡單又明瞭的劇情發展, 相當不錯的系列. 很適合放鬆看喔~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