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日的那天,在動物控管部門工作的Walter Sparrow因得罪了接線小姐而在下班的最後一分鐘前被指派去抓一隻不明的食腐動物。他在華人餐館後頭的垃圾桶附近遇到了Ned,一隻流浪狗。他用捕狗圈綁住了牠的脖子,卻一時疏忽而被咬受傷。他拿著槍追蹤狗到墓園後失去了牠的蹤跡,狗剛才看著的墓碑上寫著Laura Tollins。



Walter遲到了,老婆Agatha正在書店裡翻著一本紅色書皮的書,書名叫數字23(The Number 23),她買下了書。回家後Walter本來拒看,開始翻閱後卻不能自已,一直覺得自己的人生跟書上寫的很相似。隨著情節越來越深入,他覺得自己就是作者Topsy Kretts筆下的故事主人翁Fingerling,同時他也開始在生活的每分每秒看到數字23,如書中所寫那般糾在他腦裡。他詢問了Agatha的精神科醫師好友Isaac French,也跟一個教授講起他的情況。"23是個神祕的數字,只有作者能告訴你它代表的涵意。"



Walter幻想太太跟Isaac有了性行為,他在夢中殺死了Agatha。出於直覺他挑了間旅館,住進牆壁有滲水的23號房。白天時他從窗外看見了Ned便追了上去,用獵槍射出麻醉針麻痺了牠。神父及飼養牠的墳場管理員出現,說Ned這陣子總愛來看她的墳。

Walter興沖沖回家,把查到的資料攤在老婆兒子跟Isaac眼前:Laura Tollins十多年前被她的教授情人Kyle Flinch殺死,屍體未找到但血跡及沾滿指紋的凶器仍讓他入了獄,他就是Topsy Kretts。Walter去拜訪了Kyle,他否認犯罪更否認他是作者,"我才不會用最高機密(Top Secrets,諧音)這種蠢筆名"。Walter加總他的姓名筆畫,不是23,因而相信他的無辜。



Walter之子Robin在書頁後頭黏起來的地方找到了作者的郵政信箱(這本書是自費出版的),他們送了23箱泡棉去,隔天一早就開車等在郵局外頭要看對方真面目。一個滿臉鬍子的先生出現,Walter衝進郵局時他說了句"你不是應該死了嗎?"後就拿美工刀劃開了自己的脖子。Agatha要Walter帶兒子回家,她則從對方臨死前的話中得到了線索:精神病院。



Agatha打電話給Walter告訴他對方已死,沒留下半句話,電話結束後即進入了一間已倒閉的精神病院。她在死者(以前是精神科醫師)的房間中看到了許多數字跟公式,不管怎麼計算結局都是23。盡頭處她看見一個大箱子,上頭有Walter的名字;將每一頁的第23個單字圈起來後,Walter帶著Robin到了Casanova公園,不理會書上的警告,他要追尋真相。在第23階石階梯下父子倆挖到了骨骸,通報警方來後骨骸卻莫名消失,他們只好跟著開車來接他們的Agatha回家。

回程換Walter開,他看見Ned在路上,企圖撞死牠,卻在最後一刻踩了煞車。回到家,他看見Agatha在洗手,便厲聲要她承認她就是作者。他拿起她皮包中的刀威嚇她說出真相,Robin也來到現場。Agatha承認她跟Issac移走了骷髏,原因是為了保護他。



看了箱中所有的遺物包含薩克斯風(Fingerling鍾愛的樂器)、幾本廉價偵探小說(死去的紅衣跟白衣女郎的靈感來源)還有一條扯斷的手鍊,Walter的腦海中有部分記憶亮起。他奪門而出,住進了同一家旅館的23號房,扯開壁紙,後頭的文字露出。

母親去世後有精神病史的父親自殺身亡,只留下一個數字:23,Walter在數個寄養家庭的關愛中慢慢長大。他偶然認識了Laura,並相信這喜歡被綁,幻想對方要殺她會激起強烈性欲的女孩就是他的真愛。一切看來都如此美好,直到Walter看見Laura的手指摸上了教授Kyle的手,黑板上寫著數字23。看見兩人在草叢中做愛,他開始覺得自己也脫離不了數字23的魔掌。以23為間隔圈出了分手短箋上的字母,上頭的訊息是殺了她。他趕往Laura的家警告她數字23找了她當下一個犧牲者,她則嘲笑Walter跟老爸一樣懦弱,接著便用買來要玩性愛遊戲的刀劃傷了Walter。一股憤怒攫住了他,紅色從眼球退去時Laura已成為一句有數十個缺口的屍體,他沒料到23所說的危險就是他自身。Kyle進門時Laura的屍體已經被埋在公園,他拿起刀,成了警方的兇手。

Walter住進旅館的23號房,從報紙、童年回憶、真相中各抽取片段,用打字機完成了22個章節的"數字23",第23章則寫在牆壁上,寫完後便跳樓自殺。他大難未死,失去了成年後的記憶而住進精神病院,他的小說被一名精神醫師拿走(即前面的死者),該名醫師從那天起也被數字23所詛咒。身體康復後Walter出院,在門口撞上拿蛋糕的Agatha,兩人從那刻起相戀直至結婚生子。



Agatha進了23號房,見Walter直喊著他是殺人犯沒有資格被愛便拿起一旁的剪刀要他殺了她。Walter將剪刀移開她的脖子前方跑出旅館走上柏油路,一台23號公車正朝他駛來。閉起眼,他相信這就是命運,直到兒子的喊聲喚醒了他,Walter才從車的前方跳離。

Walter自首,律師說應該會從輕量刑;Kyle冤獄多年後被放出,出席了Laura正式的喪禮。數字,就只是數字,還是有更深的含意呢?

===========================================



大家或多或少有過類似的經驗:學了一個英文單字後發現它在接下來的幾天都出現在你周遭的字詞中,或比如我的生日是九月二十九,而我常常注意到這特定的時間。諸如此類,是文字或數字有魔力?還是自我意識將某個特定物品推到了鼻子前端讓你隨時都聞得到它的氣味?這答案留給你自己,但我們能聽聽"靈異23"怎麼說。



金凱瑞飾演一個善良的老公及父親,偶然入手一本書後便被其中的故事及裡頭的關鍵數字23所困擾著,他覺得作者寫出了他的人生跟他所不知道的執著,而他從那天起也成了23的俘虜。隨著故事推進,某些未知的真相也逐漸浮上了檯面。



故事人人會說,但要說的精彩卻相當不容易。靈異23(0123的諧音)的編劇及導演試圖將觀眾導入一個扭曲的世界,那世界由數字23掌權杖,四處都可見它的蹤跡。然而就因為23有太多種編排方式:它可以是23也能是倒著的32,5可以視為2跟3的和,看吧!就連麥可喬丹的背號都是23,太過寬裕的條件讓這數字本來就無所不在。



進展到了後頭,原來主角的家族遺傳精神病,死前在紙上留下了23這個數字,但主角的人生沒怎麼受到影響。直到他看見熱戀中的女友跟她的教授搞了起來,他才開始感受到23的魔力,進而殺了女友後自殺。23代表的不是數字或魔法,它代表的是一種遺傳性的偏執,這也是精神病患常有的症狀:某顆球怎麼也踢不出腦袋外頭。性格纖細而敏感的人容易加倍感受到別人認為不過是皮毛的小事,進而不停在腦袋中滾著雪球讓它變得無盡大,終於在心中引起雪崩。而當情緒抒發之際,對方只覺得,天啊,你瘋了。主角沒瘋,他只是受了太大的打擊需要一個宣洩點。失戀,我瞭的。



看過影片的人也許會說,可是裡面有些劇情用巧合是說不通的。當然,如果都說得通就是推理片而不是懸疑片了,要寫一個好的完善的推理劇本可不容易,用神秘兩字帶過方便多了。以這樣的心態寫出的劇本,雖然不難看,結局也出人意料,但卻只給我種點到為止的感覺。嗯,數字是執著,心態最重要。得到結論,過程我也沒多享受。金凱瑞難得演懸疑片,可惜他只很努力的想演好精神狀態失常,卻不是成為精神狀態失常(不是真的瘋掉,這中間有個微妙的平衡點),表現差了一氣。沒我想像中的難看,但也說不上好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