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中文片名怎可如此文謅,讓人望之卻步!在這裡,我必須大聲的說:男人們,去看吧!而且最好是跟我一樣在完全不知道這是部講什麼的電影,也不知道哪些演員有演,更不知道導演是誰的情況下,有點像被雷劈到那樣就決定開始看,相信我,這部在IMDB裡只貼了兩個標籤:劇情(Drama)、驚悚(Thriller)的電影會是你最驚奇而恐怖的搞笑夢魘,請千千萬萬不要錯過!

電影,從一首歌開始,曲名為「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黑人士兵裘迪(Jody)中了美人計,被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簡稱IRA)的成員所俘,準備拿他當作籌碼來跟英國政府談判,交換人質。負責看管裘迪的,是一個名為福格斯(Fergus)的民間士兵。

福格斯,是個好人。

裘迪心知死期不遠,拚了命要跟福格斯,這個他心底認定是好人的人拉攏關係,也許圖個痛快,也許圖那微渺的一線生機。長官罵,拐裘迪上鉤的茱德(Jude)更沒好氣的在福格斯面前給了裘迪一槍托,藉此表達她的不滿;然而福格斯仍維持他的作風,聽著裘迪說那個遙不可及的故事:

一隻蠍子想過河,找了青蛙幫忙。起先青蛙不肯,怕蠍子渡河時螫他而害他們喪命。蠍子說,我如果螫你,我自己也會死。青蛙聽聽有道理,便答應了蠍子的請求。游至河中央,青蛙忽然覺得背部一陣刺痛,知道是蠍子螫了他。兩人慢慢沉下去的時候,青蛙用最後一口氣問蠍子,為什麼?為什麼明知結果會是雙亡,他仍執意如此?蠍子回答,我也沒辦法,那是我的天性(it's in my nature)。



自願陪裘迪過了一晚,行刑的時間近在眉睫。走出林中小屋,福格斯用槍頂著裘迪的背要幫他找個好歸宿。抓緊機會,裘迪邊說倆是朋友,而朋友不會從背後開槍,邊跑了起來。福格斯追啊,裘迪卻總是快那麼一步。眼看馬路就在眼前,福格斯要他別逃,裘迪哪肯聽,逃到了馬路上,被輛軍用卡車撞飛了半條命,後來的另一台則碾碎了剩下的半條。大量士兵從車上跳下,加上空軍的援助,林中小屋中的黨羽們數秒內就身亡,只有主事者跟茱德逃了出來。另方面,福格斯見狀也一路逃回親友家,並透過他們幫忙輾轉來到倫敦成了建築工人。

猶記得裘迪的遺言,福格斯來到一間髮廊外頭要看他的女友笛兒(Dil)一眼,也許帶她去喝個一杯,兩人從此便無瓜葛。先去理了髮,福格斯被笛兒的美貌所吸引,一路跟蹤她來到了一間酒吧,也聽她在台上唱了一首歌:哭泣遊戲(The Crying Game)。

逐漸熟稔,福格斯幫笛兒趕走了她暴力相向又喋喋不休的男友,並企圖佔有她的肉體,溫柔的那種方式。笛兒一開始不肯,後來心逐漸被福格斯軟化。時機成熟,神祕的黑森林在福格斯的腦海深處勾誘著他。然後,她寬衣。

弄錯了,是他寬衣。



嚇慌了,福格斯一巴掌朝笛兒臉上揮去要她閃邊,隨之急急忙忙跑進浴室裡嘔吐,然後他逃回家,徹夜難眠。福格斯玩板球的身影,在他夢境中揮之不去。

酒吧道歉被拒,福格斯在笛兒家的信箱留了紙條表達歉意。隔天,笛兒在旁觀工人羨慕的噓聲中出現在工地。福格斯一臉尷尬,但總算是自己有誤解在先,答應當晚兩人可以碰個面。那晚,福格斯不怎麼情願的跟笛兒吻別,道歉式的,但他一再強調,「別叫我親愛的」。

回到家,老戰友茱德從黑暗中現身,告訴他軍法審判要他死,但她為他辯解,希望軍事法庭給他一個機會,由她來跟他碰頭了解當年的情況。對自己的失敗,福格斯沒多說什麼,只是把故事重述了一遍,眼中帶著一種蒼茫。茱德說現在有個任務剛好需要他這種消失已久的無名氏(nobody)來幫忙。答應,過往恩怨一筆勾銷;不肯,他心愛的女孩就會遭殃。心頭一慌,福格斯要茱德離她遠點。拿出槍來威嚇他不准逃跑後,茱德離開。

茱德開始出現在笛兒的周圍,最終在酒吧三人見了面。對福格斯欲語還休的神情,笛兒解讀為茱德是她的情敵,起了忌妒之心。被茱德帶去一間建築外頭,老長官跟她要福格斯演練一下如何殺死目標法官,殺死後如何坐上他們的車逃亡。演練結束後他們離開,福格斯在一間酒吧前面看見了雇輛計程車尾隨他們而來的笛兒。雖然無法接受她,他還是想幫她。拭淨她的淚水,他帶她來到她工作的髮廊,讓她開門後他要求她幫他做一件事,「任何事都可以」,笛兒說,但當福格斯拿出剪刀要剪她的長髮時,笛兒拒絕了,「一個女孩有她的限度」。他說他要把她變回男人,「為什麼?」「這是一個秘密」

「你會更喜歡我嗎?」「會」
「你不會離開我?」「不會」
「你發誓?」「我發誓」

笛兒,至少在髮型及服裝上,回復了男兒身。



把笛兒安置在旅館後,福格斯到工地上工,茱德拿來他的槍,福格斯隔天就要實行他們的指令。回到旅館找不到笛兒的福格斯,最後總算看見她從黑漆漆的陰影中鑽出,手上拿著瓶烈酒猛灌。她以為他跑了,他解釋他必須去上班。攙扶著酒醉的笛兒回家上她的床,福格斯開始告解他長期以來的小祕密,是他害死了她的愛人,睡眼迷茫的笛兒無心復仇,只希望福格斯陪她渡過今宵。福格斯答應了,在她旁邊睡了起來。

一早笛兒先醒,拿著自己的絲襪把福格斯的手腳綁起,並拿槍要脅他,要他說愛她,要他發誓不會走,即便是謊言也沒關係。「只要你對我好,哪怕只有一丁點,笛兒就是你的」,福格斯五味雜陳。另方面原IRA成員等不到福格斯,當年的長官決定自己下手,雖成功殺死法官但也被隨扈反擊而斃命。茱德找上門來,擁槍的笛兒先發制人,福格斯要阻止時茱德已喪了命,倒在血泊中。福格斯要笛兒快逃,去找酒吧的酒保上校(Col),他承諾兩人會再見面。擦拭完槍身跟槍管,福格斯拿著槍,等待他的命運。

秀髮變長的笛兒來監獄探看福格斯,並囑他要記得吃她送的維他命,要好好把身子顧好,她會等他,他也不忘提醒她別叫他「親愛的」。「兩千三百三十四天」,「是三十五」,福格斯糾正她,並再次強調別「親愛」他。「我到底要叫你什麼。吉米』,「福格斯」,「福格斯」。「福格斯,我的愛,我的生命之光。」「笛兒,別說了」「怎麼可能?你為了我損耗了多少時光?如同男人所說,世上沒有其他的愛情比這還偉大,我希望你能跟我說為什麼你願意為了我這麼做?」「男人說,這是我的天性」「我不懂」

福格斯開始跟笛兒說起那個蠍子的故事。鏡頭慢慢遠,一首歌流淌在我耳際。〈Stand By Your Man〉。

邊吃早餐邊看,坦白說前一個小時只覺得這片子不壞,但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會得到「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直到衣裳一褪,老天,那那那那不是我常常跟朋友開的玩笑,不就是我心靈深處最深的恐懼嗎?娶回嬌妻,她是他她是他她是他,我到底該自殺還是殺她或他?這算詐欺吧,可是我有問過她或他的性別嗎?我檢查過身分證嗎?我我我.......這到底是誰的問題啊?他(她)的?我的?

同樣的情況我想也適用在同志身上(以為是同性結果是異性),性別的認定通常在第一眼就判定,而我們就跟著那樣的判定繼續跟此人前行,直到發現世界顛倒過來為止。如果是雙性戀者能避免這樣的窘境嗎?我想還是很難,但也許復原期會比較短吧!

如同最前面所說,我在全然不知情的情況下開始看這部電影。飾演笛兒的演員Jaye Davidson(順帶一提,他是出櫃的正港同志)一出場,我就覺得怪了,這女的臉好陽剛,完全沒興趣,聽她唱歌時更覺『老天,這女人的聲音真粗』。真相批露的一瞬間,我忽然體會了阿基米德光著身子在街上邊跑邊喊「Eureka!Eureka!」的感動。這劇本怎能這般有趣,天底下竟有此等荒謬卻又真實的故事!不只劇情跟驚悚,就算再加個「喜劇」或「恐怖」都十分貼切。我相信應該有男人會跟我一樣在看見赤裸真相的瞬間倒吸一口寒氣並品嘗到了那被閹割之感吧!

在這樣的大高潮過後,接下來的畫面更是驚喜連連。看看被同伴們羨慕的噓聲噓得一臉窘的福格斯,看看被迫在知其男兒身後以吻致歉的福格斯,看看那被老戰友虧『你戀愛啦』時的福格斯,看看邊回憶當年的失敗邊看著眼前的虛無的福格斯,看看不停被笛兒喊『達令』的福格斯........根深柢固的異性戀,絕不妥協的異性戀碰上深情的同性戀,每個畫面都如此跨越性別的動人,卻又因性別及認知的不同而奧妙難解又荒謬莫名。笑成了罪惡,但不笑又對不起自己。此時,只能去龍山寺求神佛保佑別讓我們受此考驗;而在跟月老求姻緣時,也記得要加註性別已備將來之需。生命、感情,怎無端端的變得好生艱難?



是的,這是我們的天性,也是我們所賴以生存的信念,沒有信念,我們到底會得到自由,還是墮入深淵?是坐在上帝身旁有美女或帥哥相伴?還是坐在撒旦旁邊有帥哥或美女相陪?關鍵是,帥哥或美女的性別,是正確的吧?

片中的歌初聽都覺得還好,但片頭跟片尾兩曲在了解電影的劇情後竟意外帶來了強大的荒謬感。以下,我們就從〈當男人愛上女人〉開始聊起。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Can't keep his mind on nothin' else
He'd trade the world
For the good thing he's found

If she is bad, he can't see it
She can do no wrong
And turn his back on his best friend
If he puts her down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Spend his very last dime
And trying to hold on to what he needs

He'd give up all his comforts
And sleep out in the rain
If she said that's the way, it ought to be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I give you everything I've got
Trying to hold on to your precious love
And baby baby please don't treat me bad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Deep down in his soul
She can bring him such misery

If she is playing him for a fool
He's the last one to know
Loving eyes can never see

Yes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I know exactly how he feels
'Cause baby, baby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When a man, when a man,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這首本來談的是男女情愛的溫柔又可悲情歌,套用到福格斯跟笛兒身上風味卻全然不同。除了歌詞裡的男人同時間居然也可以來形容笛兒之外,第二段所言的「她做的事都不會錯」我想必須奠基在她是她而不是他的情況下。但是!既然我都認定她了,那麼她有了一個錯(她是他),那麼這個「她做的事都不會錯」我到底要用什麼方法去衡量呢?(同段的為了她跟好友反目也發生在電影裡,性別倒錯罷了)

結論是:那我自殺好了。



接著,我們來聊聊片尾曲吧~曲名叫〈支持你的男人〉。

Sometimes its hard to be a woman
Giving all your love to just one man
You'll have bad times
And he'll have good times
Doing things that you don't understand
But if you love him you'll forgive him
Even though he's hard to understand
And if you love him
Oh be proud of him
'Cause after all he's just a man

Stand by your man
Give him two arms to cling to
And something warm to come to
When nights are cold and lonely

Stand by your man
And tell the world you love him
Keep giving all the love you can
Stand by your man

Stand by your man
And show the world you love him
Keep giving all the love you can
Stand by your man

光是歌詞的第一句「有時,當女人是很困難的」就令人捧腹,當女人很難,尤其是這女人如果是男兒身更難,「因為到頭來,他不過是個男人」。我敢篤定的說,導演或負責配樂的人選這些曲子絕對有雙重涵義。不,如果你誤會這是對同志的歧視那就錯了,我建議你可以用類似《決戰異世界》的角度去看這樣的觀點。男人跟女人都沒錯,吸血鬼就是要愛上狼人,而如果你以為對方是吸血鬼或狼人情況卻相反時,你所熟知的一切就會被凡赫辛破壞殆盡.......總之,是諷刺,但絕不是輕蔑。

《亂世浮生》,請原諒我這麼說,是一部異常邪惡的電影。它逼你去面對生命的恐懼,逼你面對性別的難題,逼你面對道德跟良知跟天性的衝突。前一個小時它吊你,後一個小時它徹底顛覆你的已知,或換個角度來說,那個你不願相信其存在的已知。其劇情之張力十分強大,因此在中間點之後飾演福格斯的Stephen Rea的所有表情無論是呆滯、生氣或失望都帶有多種複雜情緒在裡頭,而Jaye Davidson飾演的笛兒則讓你看到女性的柔情跟執著,但又讓你不時回想起福格斯的難題。自編自導的Neil Jordan啊,你怎能如此天才縱橫呢?



影片的最後,笛兒跟福格斯說自己願長相思,長相守,其感情的真摯溫暖也同時困擾著福格斯。當好人,是他的天性,縱然結局不是他所樂見,也許他也曾後悔沒一槍斃了裘迪後跟大夥一起被機槍掃射而死,但如果時光倒流,我想他仍會堅持自己的抉擇。獄中的他說不上多快樂,表情仍有一如既往的迷茫。而這困擾他的,究竟是還有兩千三百三十五天才會出獄,還是出獄後那數不清的,八成有笛兒隨侍左右喊他「達令」的日子呢?荒謬、遙遠卻又鄰近的天空,漂浮著一點點期待,跟許多的不安。

寫在完稿之後

九小時前,我帶著一種喜悅完成了上面的文章。現在的時間是凌晨三點三十,選舉慶祝喧鬧之後的夜晚安靜,空氣中也自然飄散著失敗者的落寞硝煙味。找了些劇照調整好大小準備等下使用,看到一張戴著耳環的笛兒穿著華衣在左、福格斯在右的圖片,心中忽然有另一層感慨。原本片名直譯為「哭泣遊戲」,它是主題曲的名字,主唱的打扮洩漏了劇情的玄機;但它也是男主角跟女主角的遊戲。捨棄掉影片帶來的狂喜,想起若干年後,在監獄外頭會面的兩人終要哭泣。愛情,總伴著悲傷,或大或小。但也許也因為這樣的悲傷,才值得我們大力去愛吧,是嗎?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