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僕一直是男人心目中五大服裝之一,對某些人來說更是永居首位。為什麼呢?因為日系漫畫中的女僕總是年輕貌美好身材,脾氣從古靈精怪到乖巧柔順都有,不變的是最後總會愛上主角,也就是讀者的自身投射。"主人",多麼令人臉紅心跳流口水的偉大詞彙啊!

應娜娜之邀,我騎著小噗噗到美麗華摩天輪附近品嘗.....不,是體會一下女僕理髮的美好。男人們,我知道你們懂。

停好車拿出行事曆確認地址後昂首闊步,舉目所見盡是賓館。





在家樂福跟美麗華之間找了好久,電話響起,是娜娜。

"你到了嗎?"

"到了,但我找不到"

"在台北戀館隔壁"

照著指示走,看見一棟寫著Wego的大樓,確定門牌不同。過了馬路,一方公車休息處的對面有幢大樓。



沒,有,招,牌。

想法A:等下會被詐騙。

想法B:是黑的。

對了門牌號碼,進門時帶著初嫖客般的羞澀及不安,我吞吞吐吐的問警衛。

"那個....呃....這裡有個理髮的"

警衛眼神發亮,帶著我走出大門,用他的安全卡開了旁邊通往二樓階梯的小門。

"從這裡上去"

很神祕。

推開一扇玻璃門,外頭有條寬廣的走道。向前走幾步,看見個裝潢頗為高級的巨大房間。

"主人,我是今天您專屬的Vicky"(台詞如果有錯應該就是我進入奇妙的狀態)



我困窘的笑了笑,娜娜看見我的動作似乎挺樂。

Vicky幫我掛好外套,帶我到"專屬"的位子上,拿了罐Volvic礦泉水給我,過程中每次的"主人"都讓我忍不住笑出來。我不習慣面對這樣的稱呼啊啊啊啊~



咕嚕咕嚕喝了半瓶水,我被帶往洗澡....我是說,洗頭的位子。



脖子圍上毛巾,我躺入洗頭台的凹口處,額頭則是被貼了防濕紙。"要沖水囉~""水溫會不會太燙?""這樣的力道可以嗎?"這是我第一次被洗頭,感覺說真的還不賴,難怪女性愛去給別人洗........雖然說我的視線被阻隔,娜娜妳偷拍得很樂嘛!

回到專屬的位子上,Vicky去請設計師來。我趁機會拍照,也看了一下電視。



然後是Vivi登場。



不同於Vicky因害羞關係聲音偏小,Vivi版的"主人"偏甜美,我的心跳加速了一下下。

我開始理髮,娜娜開始光明正大的拍,我有種人體模型的感受。

呼~粉紅的時刻終於接近尾聲,放鬆中帶著一絲的不捨。跟店長聊天(招牌這兩天才要掛),兩名女孩都未滿20。我只能說,年輕還是不錯的。在娜娜的安排下拍了幾張照片,前頭出現過的Vivi跟Vicky的照片也是這時拍的。




櫃台上的擺飾

然後是女僕跟主人的合照,場景是挽面室,我下次體驗的場所。





另一個少年郎出現,Vicky跟我輕說了聲"掰掰"後去幫他服務,Vivi等在門邊要送我出去。我害羞的笑到沒法移動。

"你臉都紅了"

我自詡是個相當冷靜的人士,出席過多種場合,發生過各種糗事都堅強的活了下來,臉紅在我的字典裡是靠近不可能的方向。OK,我輸了。

"歡迎主人下次的光臨"(之類的台詞,我腦袋一團亂)

拿著娜娜請的玉米,我帶著一頭清新慢慢地往階梯的方向走去。走下階梯時,大廳裡孤單、無聊的警衛叮囑我出去後記得把門帶上。"喔",我嘴上答,心裡則想著警衛先生,我贏了。

建置中的官網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