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先來到「N.Y. Bagels」。





攀岩館館長一職讓咚非常熱愛吃蛋以補充蛋白質,因此咚二話不說就點了我個人認為非常浪費錢的炒蛋。







灑了黑胡椒的蛋沾著番茄醬,確實不賴。



N.Y. 漢堡。薯條不錯,但馬鈴薯香氣不夠強烈。漢堡肉還不錯,但邪惡的「Bravo Burger」幾乎從當年入口的那剎那就在我腦中揮之不去。一年多過去,我的情感仍舊專一。



馬鈴薯碳烤 嫩肩牛排三明治。四季豆、馬鈴薯泥及嫩肩牛排的三重奏,入口的感覺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平實,肉如果多一點就好了。

中場休息,咚出去抽菸。天寒地凍,讓我想起一個老美為了抽菸差點凍死在雪地裡的笑話。







最後這品是馬鈴薯醃牛肉早餐。我很小的時候老爸曾買過舶來馬肉罐頭給我吃,印象中隨身威士忌小酒瓶般的罐頭裡倒在瓷白盤子上的馬肉顏色、味道就跟這很接近,害我弄不清我當年究竟是吃了馬肉還是牛肉;不過不打緊,貝果塗上奶油後灑上這醃肉,別有一番滋味,當年不管是牛頭還馬面,我都不介意了。

仍想吃點甜的,所以我們就徒步十分鐘到不遠的雙聖Swensen's吃聖代。




中央大桌的人馬正在慶生

聖代未上,曾經水中毒的咚象飲著玻璃杯的水,喝到經理只要杯子一空就會立刻出現在桌旁幫咚添水,頗有千金的氣勢。



咚的極品巧克力甜而不膩,如果更甜、更膩一點,我也許會出現呼完大麻的鬆懈臉也說不定。



其實很想點香蕉船,小時候表哥曾在他打工的三角窗店家招待我,從此我就忘不了那甜甜的懷舊滋味。不過嗜酸如我(可能是因為偷懶太久沒上健身房所以懷孕了),最後仍屈服在「微醺百慕達」的夢幻名稱之下。冰品如我所預料的好吃,唉,情竇初開時的愛情如果這麼酸甜就回味無窮了,俺的青春回憶整個就是糟糕啊!

東聊西扯也十一點多了,本來考量就到附近的咚家睡沙發,想想何必這般委屈,最後便回了家。還有,偷偷跟你們說,經理後來有打電話給咚要約吃飯還什麼的。聽到這消息我立刻挑起一邊的眉毛,很認真的對著咚說:『你知道嗎?我從學生時代開始就不了解這件事情怎麼會發生.....』

以上,是我們某晚的行程。

========================

隔沒幾天,由於已屆「Broadway美式餐廳」的義大利麵的存亡之秋,我跟咚約好去那吃飯,順便也嚐嚐主廚小黑答應要為我特製的海鮮披薩。除了正餐外,我們還點了好大杯的豪氣啤酒一人一杯,誓言要把肚子灌到炸才回家。是的,中年男人的肚子跟羅馬一樣,不是一天造成的,是不停的縱容縱容縱容才堆疊出的滿腹怨念啊!

中場休息,咚一樣去外面抽菸,不過這次有奧黛麗‧赫本相伴。



吃完後店裡也差不多空了,我們便把小黑叫出來聊天。



特種部隊出身的小黑,黃湯兩杯下肚臉就紅了。三人喝起咚隨身攜帶的高粱(好習慣?),我馬上成了第二個搖晃的人。黑咖啡般的午夜已近,我起身告辭,呆滯的搭捷運回家。



相關資料

店名:N.Y. Bagels
地址、電話、營業時間都能查到的官網。我們那天是去吃仁愛店。
特推餐點:班尼狄克蛋系列。


店名:Swensen's
一樣什麼資料都有的官網。我們是去仁愛店。


店名:Broadway美式餐廳
Look!台北生活網上的介紹頁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