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六、七年前搬到了新莊,從那時起就跟家樂福結下了不解之緣,當時大概兩星期去一趟,偶爾也有一星期去兩趟的情況。多數情況下,家樂福帶給我的感覺是明亮、方便、快樂的,也因此才會有〈跟家樂福有關的流水帳〉系列的誕生(不過那已經是我回來萬華住以後的事情了)。然而不幸的是,就像王老師的預言會出槌一樣,家樂福偶爾也會出槌,也因此有了〈好品質感受得到。那,服務呢?〉一文。我這麼開頭,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要做什麼了吧!

對,隔了兩年多的時間後,我要第二次譙家樂福。(話說上次譙完沒幾天就有一個女性主管打來,說該名員工被勒令休假三天,心情十分低落。我說我只是想讓你們知道有這樣的事情,希望她能引以為戒,這對她未來的工作也有幫助。結果話剛講完就換主管哭了,最後的結局是我安慰主管安慰了三分鐘左右,她則一直說「對不起」,十分可憐)

搬回萬華後,我一星期大約造訪家樂福兩到三次不等,除非人暫離巢穴到異鄉,否則算得上是非常忠誠的顧客。自認是個不難相處,脾氣也不壞的人,有看〈跟家樂福有關的流水帳〉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對臭臉人的忍受力還算不錯,也從沒要求家樂福的員工講請、謝謝、對不起一類的話。大家都是歹命人,薪水也不高,事情有做好就好,其他我不是那麼care。但是!即使是這樣的我,還是會有不爽的時候。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傍晚我去家樂福買蛋跟水果(進口葡萄柚的價格從$12掉到$10。青椒一斤包裝一包$15。請愛吃的大家千萬別錯過了),經過罐頭櫃時發現同榮的三明治鮪魚正在進行促銷,便開心的買了四組。結帳時,小姐說的價格跟我知道的會員價有9元的落差。我說不對,正確的價格是$96,而且你們還特地把商品從裡面搬到外面來,證明正在進行促銷無誤(我是專業的家樂福顧客)。小姐找了一旁穿黑衣拿無線電對講機的人來問,同時從櫃台底下拿出促銷DM不停翻閱。一次沒看到又翻了一次。我則請黑衣男用對講機進行確認,或走過去看。僵持了兩分鐘左右,黑衣男拿出鑰匙要我先結其他的商品,然後走過去確認價格。等待的過程中,小姐找到了DM上的同榮鮪魚罐,但包裝不同,便跟我說我看錯了。我說我沒看過DM,是架子上這麼寫的,小姐則是一次又一次的翻,然後又跟我說了兩次我看錯了。

黑衣男回來,證明我是對的。他一組一組刷,金額正確。原來是系統沒有設定好,如果直接乘以好幾組的話就會用原價去做計算。沒有一個人跟我道歉,不過沒關係,我不介意。

客服守則:請在確認現況後再跟客人爭辯。

既然不介意,那我要譙什麼呢?很簡單,因為現場家樂福的員工除了上兩位之外還有第三人,是一個穿著「我樂意幫您」的黃色外衣,從頭到尾臭著臉的大嬸。

初看到大嬸,我被她的臉色微微震撼,臭成那樣,可能顧這櫃的小姐是新來的,剛犯了什麼錯,這名主管大嬸在監看她吧!辛苦辛苦。商品一件件結帳時,大嬸就臭著臉幫我一件件裝進塑膠袋。然而她先裝青椒而非等到罐頭好了以後拿來當墊底,依輕重慢慢往上疊。(好歹我也是開過早餐店的男人)主管嘛!不熟包裝是應該的,對吧?

鮪魚罐事件後,情況有點不對了。

黃衣大嬸臭著臉幫腔,至少講了五次我看錯。Fine,我就在這等,看誰的答案是正確的。在那等待的過程中,大嬸臉部的皺褶越來越深,眼神則帶著恨意,我心想「這種人也能當主管」,情緒有稍微被挑動,不過當然是不動聲色。黑衣男遲遲未歸,大嬸趁此時對小姐進行機會教育,要她別把DM送出去,要留著當參考。(有糾紛時當證據就對了。那賣場的標價是怎樣?參考值?)黑衣男回來,問題總算解決,我簽好名要拿我的東西(我已經自己調整好輕重排列了),大嬸卻臭臉要小姐確認金額真的是對的嗎?還企圖把我的三明治鮪魚再從袋子裡拿出來重刷。這次,換我用非常堅定的眼神看著她,大嬸依舊臭臉,不過在聽到小姐說「金額都對了」後總算願意放我走。我微笑跟小姐及大嬸說「應該是你們系統設定有問題,要調整一下」,沒人理我,臭臉大嬸則離開現場,跑到別櫃去。

我‧生‧氣‧了!

X(上面是入,下面是肉)!是怎樣?我欠你的喔!

提著塑膠袋,我走到不遠處的服務台,問一個當班的先生黃衣大嬸何許人也,高階主管乎?不然!包裝員是也。我指著大嬸的所在位置,對著先生說:「她是我遇過態度最差的員工,請你們注意一下。」然後就走了。「我樂意幫您」?是「我樂意攪局」吧!靠!

以三年抱怨一次的頻率來看,我想我真的,真的不是澳客。不過,請你們不要測試我的極限,好嗎?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