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為末日剛過,也可能是每年年尾固定都會這樣但我沒注意到,我發現最近大家一直在排「年度十大」。為了跟上這股潮流,也為了小石那句「老公你也應該要排一下」,於是我選出了2012年我印象最深刻的十部院線電影。

《少年歌德的煩惱》

少年歌德.jpg

文豪歌德的情史。導演的敘事功力跟節奏掌握都很好,演員們的表現可圈可點,尤其女主角真正是「古錐又性感」。(咳...片中有裸戲)影片結尾的那段對話至今仍牽動我的心扉。

「請問,這本書裡所講的都是真的嗎?」出版商問夏綠蒂。
「這本書,已經超越了真實。」夏綠蒂回答。

真相?觀眾或讀者要的只是一則好故事。作者自身的經驗,永遠只留存在當事人腦海中,永難忘懷。

原文在此


《戀愛離線中》

戀愛離線.jpg

我喜歡愛情裡的傷痛。愛因斯坦講過一句話:「一個人若從不犯錯,那是因為他從不敢嘗試新東西。」愛上一個人,我們會盡己所能對他/她好,但終究我們是人,會想「投入未知」,常也因此焚燒了自己跟愛侶。對我來說,愛情最重要的不是永不犯錯,而是在犯了錯之後兩人怎麼去從中磨合,找出自己的路繼續下去。愛情不應去刻意考驗,但面臨考驗後無法堅持攜手下去的兩人,也許把那隻手放開,對彼此都好。

電影拍得可愛、真實卻又魔幻,有一種很強的逃離感在裡頭。然而到頭來,角色們仍舊面對了現實,繼續手牽手度過此生。我想,這就是愛情。

原文在此


《昭和感官物語》

昭和感官.jpg

《昭和感官物語》改編自日本漫畫家辰巳ヨシヒロ的作品,收錄了五則故事,各有奇趣。對我這個重口味的人來說算不上殘忍,人性的刻畫也不夠深,但它的時代氛圍跟某種哀傷如揮之不去的烏雲罩頂,我們知道不會下雨,但身處陰暗中也快樂不起來。「如果能多收錄一些故事就好了。」走出戲院時我這麼想,顯然是中了日式的「一千零一夜」魔咒,無法也捨不得逃離。

原文在此


《吸血鬼獵人:林肯總統》

林肯.jpg

在看這部電影之前,我其實滿不喜歡導演Timur Bekmambetov,跟很多導演一樣愛濫用動畫,偏偏動畫品質又很差,搞得一部電影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這次不同了。在他的新作《吸血鬼獵人:林肯總統》他痛改前非(我覺得),端出了一場又一場的精湛武打,尤其火車上大霧中正邪大車拚實在是有帥到。除了反派吸血鬼時強時弱這設定要改進外,《吸血鬼獵人:林肯總統》看得我爽聲連連,不得不給它一個讚!

原文在此


《海賊天團》

海賊.jpg

《酷狗寶貝之魔兔詛咒》及《鼠國流浪記》的製作人,《落跑雞》導演Peter Lord的最新黏土動畫作品。跟紅遍全球的漫畫《航海王》相反,《海賊天團》裡的主角本身衰小,腦子也普普,率領的團隊比起當海賊更適合去夜市吆喝擺攤。藉由贖罪的動作,小人物最後成了大人物,成就了自身的命運。

動畫一如往常地精良無比,處處可見英式的冷幽默跟準確計算的一言一行。雅俗共賞,老少咸宜,火候之高他人難匹敵!

原文在此


《舞棍俱樂部》

舞棍.jpg

「呃...猛男秀喔,這...」有點疑慮,女性肉體對我來說的吸引力強得多,電影卻意料之外的精彩。有猛男認清皮肉世界的虛幻,有青春健壯的冒汗肉體,有懾人心魂的表演,還有一群芳心寂寞的買醉女。當鎂光燈黯淡,我們都得回到那條無趣的人生小道,邊吹口哨說服自己前面還有美景,邊百無聊賴地往前走,走往一個未知的終點。

原文在此


《艾未未‧草泥馬》

草泥馬.jpg

艾未未是中國大陸最具爭議性的藝術家之一。我們都可以從新聞上看到中國國家的問題,但只有在那裡長期居住的人民才知道真實的情況。對我們這些局外人來說,艾未未的「英雄」身分也許有點疑慮。但他以生命為賭注的行為絕對配得上「勇敢」兩字。沒有一個人鬥得贏國家,沒有一個人。

話題嚴肅,電影呈現方式卻活潑、搞笑、動人。透過這樣一部紀錄片,我們從導演的角度看到了一個謙虛又難搞的創作人。他試圖為國家做點什麼,試圖為世界做點什麼。就算明天就會被禁聲,至少這一秒,他在大聲嚷嚷,這就夠了。

原文在此


《007:空降危機》

skyfall.jpg

從小開始看007,茱蒂‧丹區從皮爾斯‧布洛斯南那時開始當M夫人,十多年的陪伴,在這裡畫下句點。這樣的積累,這樣的宣洩,有如還在運作的水庫被炸藥轟炸,水淹沒了一個又一個村莊。007一直都算半個「科技間諜」,觀眾上戲院泰半也是想看看這次龐德又脫了誰的褲裙,拿出什麼碗糕「欺凌」壞蛋。這次不是。一切都從零開始,一切都回到起點,一切都經歷破壞後再生。這是007的五十周年紀念作,也是電影、人類,乃至我們自身的五十周年紀念。靈魂不死,我們已經度過了許許多多個五十年。也許忘了,也許已遙遠、模糊。但當我們看完《007:空降危機》,我們明確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我們也明確地體認了《挪威的森林》裡的那句話: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以其一部分存在著。

原文在此


《聖殤》

聖殤.jpg

只要看過金基德的一兩部電影,就不難看出他是一位很喜歡使用「象徵」的導演,《聖殤》自然不例外。披著懸疑片的皮,《聖殤》一開始就讓觀眾意識到一切都是幌子,我們都期待著謎底的揭曉,準備走出戲院時告訴朋友「唉唷,那很好猜啦!」然而在片尾不可避免的死亡結束後,我們才驚覺它要講的東西並非那開頭到結尾的故事,而是人性中最殘忍卻也最溫柔的一面。因為愛,這世界處處有天堂。因為愛,這世界處處是地獄。

原文在此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pi.jpg

朋友問我:「欸,你有去看少年屁嗎?」我想說是新版的《火箭人》嗎?但Pi確實最早是念作屁無誤,英文是Pee,小便的意思。為了擺脫「尿尿小童」的命運,主角苦背圓周率,讓拍的念法深植人心。從這裡我們可以看見主角的不妥協,也預言了他未來的命運:即便遇上驚濤駭浪,他會活下來,然後告訴我們那個故事。

美國食評家茹絲‧萊秋(Ruth Reichl)說:人生最重要的莫過於一則好故事。Pi的故事精湛卻難以置信,李安拍出了它的不可能,逼迫觀眾暫時進入「陰陽魔界」或「奇妙世界」,成為異界的住民。故事說完了,你要相信哪一個?答案是一或是二都沒關係,因為那是他的故事。穿越次元的裂縫我們回到了地球,也許讚嘆於畫面的美艷,也許痛斥它的不真實。然而到頭來,那不過是故事中的故事,宇宙中的宇宙。而所謂的真相並不存在,它不過是一個權宜的選擇。因為,我很無知。

原文在此


以上。祝大家新年快樂,明年也請多多指教(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