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家裡是一間老舊的鐘錶行,酒精中毒的老爸每天邊喝著酒邊夢想著跑掉的老婆有一天會回來,而青青也因為媽媽坐上火車後沒有回來而有"不敢坐火車症候群"。

一日,出現了一個害羞木訥的男孩拿泡過水的錶來給他修(Seiko的喔),青青伶俐的幫他修好,收了折成三個小盒子的三百元。她第一時間的想法是: 不會是假鈔吧?

隨著每天來修錶,有一天男孩終於忍不住告訴了她自己的名字是蔡子涵,他們是國中同學。當晚,青青找出了國中畢業紀念冊,確定了子涵確實是她已經遺忘的國中同學,是她已經沉睡的青春森林的一個小部份。不久,青青發現子涵在國中的時期其實每天都注意她的起居,也知道她會在每天固定的時刻吹口琴。青青找出了口琴,要子涵帶她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才願意吹給他聽。他們倆個沿著鐵軌到了一個瀑布,青青吹起口琴,子涵則吹著口哨。一不留神口琴掉進了水裡,而子涵為了幫青青找口琴也落水,不會游泳的他差點溺水,醒來後卻以不認識的眼神看著青青離去。

回到了療養院,強勢的柏宇慢慢的變回懦弱的子涵。並跟醫生表示體內有第三重人格的存在。

幾日不見子涵,青青找到了子涵的電話打去,得知子涵早已死亡。男孩再次來訪,青青把他帶到了她查到的子涵家的地址,卻意外得知了柏宇的雙重人格病症。不久後,她更知道了柏宇原來在十年前跟子涵是好友,兩人有一次出遊後子涵就淹死在柏宇的旁邊,而隨後柏宇就陷入雙重人格的切換病症。每天一到三點,柏宇就會變成子涵。

療養院即將拆除,青青鼓起勇氣離開家裡坐上火車去療養院找柏宇,因為她知道他的父母將要把他帶去美國。他們的逃亡計劃被發現,醫生希望青青以後不要再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隔天,子涵趁著大家處理熨斗弄出來的濃煙時從窗戶逃了出去。騎著腳踏車,他來到青青所在的瀑布。當年,柏宇認為青青不值得子涵的愛情,所以兩人一起跳下,而子涵就此溺斃。回到現在,化身成子涵的柏宇告訴自己要勇敢,叫著徐青青我愛妳,他跳下了瀑布...

============================================

台灣新生代導演鄭芬芬自編自導之作,拍攝時間僅用了十八天,跟我看過一部美國很簡單的謀殺電影Bubble一樣的時間。不同的是,美國那部完全使用不知名的演員,鄭導則是找來了演員張孝全跟平面模特兒郭碧婷來擔綱男女主角。

故事本身是簡單的。融合了因打擊而逃避的雙重人格少年跟因為悲慘回憶而逃進自己世界的少女的劇情式戀愛故事。拍攝手法接近電視劇,電影本身走的是沾了薄鹽醬油的生魚片的口味,清爽輕淡的,不過倒是不會讓人覺得煩悶。

劇情較為奇怪的是,十年前男主角就瘋了,為什麼直到最近才開始去找女主角,這點比較引人疑惑;兩人要去瀑布那一段,明明鏡頭就有帶到旁邊有大石頭可以走,為什麼一定要溼透牛仔褲涉水呢? 等走到底了在下水也不遲啊! 不解。另外,第三重人格的事情似乎只提到卻沒有交代後續發展。當然這並不是一定要交代的劇情啦,誰說有提到就一定要講呢? 只是順口提一下這個問題。

大體上來說張孝全表現的很不錯,內向的感覺有詮釋到七八成。但郭碧婷的演技較為生澀,重點是聲音太過平淡,沒有感情在裡頭,這是比較可惜的。她的感覺很像我最近少聯絡的朋友雲強以前的女友,那種有點內向、有點偏執、有點怕寂寞的感覺尤其讓人回味。雲強啊,這是你喜歡的類型喔!

一直以來,我就不喜歡特別去支持或排斥國片。好電影,導演有用心,我就支持;爛電影,導演胡搞,我以後自然看到這個名字就會閃一邊。這部還不錯,不過我想票房應該是普通,畢竟太淡的電影比較難有支持者。我建議下次其實可以用比較不具知名度的演員,這樣導演回本會比較容易,而且也未必表現真的會太差。參考參考吧~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