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電影前,我兩度被告知這電影「因為是改編自童話,所以大人可能不喜歡」。我說沒關係,我很愛看童話,這些故事們帶給我的歡樂時光不因它們的古老而稍有所減。即便如此,我仍帶著一顆平靜的心進入戲院,心知這電影可能有相當風險。

事實上,它不但糟糕,更是鳥到最高點。導演Andrey Konchalovskiy無論在分鏡、教戲、大場面掌控、動作力道呈現、取景角度等均幾無可取之處;且不幸地因他身兼編劇,所以更顯露出了他說故事能力的拙劣。他的電影我只有在很久以前曾看過〈探戈與金錢〉,當年似乎不討厭。也許,他只是不會導奇幻電影吧。



故事講述一個小女孩意外得到一個胡桃鉗玩偶,後來發現玩偶其實是被詛咒的王子。王子說是邪惡的鼠后將他變成這樣並佔領了他的王國,他能破除詛咒都是因為小女孩相信他是真的。發生很多事情後女孩用眼淚破除了王子的詛咒,王子在民眾的幫助下打敗了鼠后跟她邪惡的兒子,國家總算又恢復了和平,小女孩雖不忍但仍必須回到她的世界。醒來後,女孩的舅舅帶了一個男孩來,正是她夢中的胡桃鉗王子。



改編自同名芭蕾舞劇及中篇小說,Andrey加入了時代背景元素諸如佛洛伊德及愛因斯坦,鼠國的士兵服裝可能參考二戰時的德軍穿著。此外可能是為了迎合男孩市場,Andrey把鼠國變成了機械王國,飛行器摩托車直昇機樣樣不缺,相較下人類的勝利完全是以量取勝的原始戰略。然而雖清楚Andrey的構想及企圖,他將這個童話(原著中小女孩最後嫁給了王子並成為玩偶國的皇后)改成了「大人為了討好小孩而撰寫的故事」而非「大人喚醒自己內心的孩子去寫一個故事」的行為仍不可原諒,這是對觀眾的一種輕視。



有趣的是電影版確實有其獨到之處。由於扯出了佛洛伊德,我得以用不同的角度去解讀;透過這樣的方式,我們就不難看出其實〈魔境冒險3D〉已經脫離原著,並以Andrey腦中的「小女孩性早熟理論」進行建構。



首先,電影裡無論是愛因斯坦舅舅或王子本人均跟小女孩說『別叫我胡桃鉗,叫我NC』(Nutcracker的縮寫),但小女孩誤聽成MC,剛好符合「月經周期」(Menstrual Cycle)的縮寫,因此我們可以在這裡把它看成一種隱憂:可能是小女孩經期沒來(別懷疑,片中女主角已經13歲,可以有月經了),或只是單純顯示她對性及懷孕的好奇與不安。



而鼠國士兵在回憶畫面中初登場使用的鑽地機Andrey選擇了大約70度角的方式拍攝,大大凸顯其「入侵」的本質,甚至片中高聳的聖誕樹都相當容易賦予性意義,更遑論傾巢而出的鼠士兵代表的是什麼了。雪仙子的母性角色則是小女孩給自己的心靈鼓舞:媽媽也同意我這麼做。

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說〈魔境冒險3D〉正是年輕女孩對性的好奇及成人母的渴望的早熟的一種壓抑後的變體。正邪的交戰不如說是內心的糾葛,片中鼠王引用哈姆雷特的話『To be or not to be, it's a question』(生還是死,這是一個問題),be的後面只要加上「懷孕」兩字,鼠王就成了女孩心中過於早熟而應被壓抑的一面。



不過,誠如我的老師Jack所說,「能從其他角度解讀並不會影響原作的好看與否」,〈魔境冒險3D〉,仍是相當糟糕的一部電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