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某個晴朗的黃昏,我跟史薇約好要拿宜蘭行的丹路(台語的伴手禮)給她。跟以往一樣,她語帶嬌羞,說那晚上順便吃個飯。工作非常忙碌的她,總是善解人意。結束通話,想起剛好有事情要辦,提著我有點娘的黑色購物袋出門。沒有,沒有你想的那麼娘,就小娘而已。

先去家樂福刷退耳機,「耳機怎麼了嗎?」「太小了」,我們結束一段不必要的對話。進賣場,我挑了一個看起來頭圍最大的耳機,結帳後立刻試戴,確認無誤。

先去便利商店影印(西門町中華路對面,靠近Subway的。順便一提我昨天去家附近便利商店,遇到一個非~~~常可愛,聲音又甜的年輕女孩,世界果真還是有很多小小的美好),然後往重慶南路的方向走,辦完事後再去郵局寄包裹,中途經過撫臺街洋樓,兩個相機客拿著相機在那拍,我也參了一腳。



買了便利箱寄出包裹,我信步附近遊走,經過了上次跟史薇一起躲雨時闖進去的咖啡廳。



夜風冰冷,電話響起,史薇下不了班,帶著深深歉意的跟我約晚一點,並後悔讓我餓肚子。沒關係,我說,本來吃飯時間就沒固定。

回到城隍廟對面買了個素食便當,我到中山堂吃。


原來彰化曾經有機會成為首都

吃飽後我散步到西門町的誠品看書,桐生操的,寫處刑的歷史一類。尼祿還沒燒羅馬城,一個老伯就忽然對我說了話,一種熟悉的,遙遠的語言。

日文。

雖然很久沒用,我的聽力加高超理解力讓我知道頻頻翻閱金瓶梅還企圖拆開塑膠包裝的他來自日本,正在找東漢演義跟西漢演義兩本古籍。老伯看得懂文言文,但看不懂白話文。他說年輕時曾讀過該段歷史,並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現在人老了,想回味一下,但日本賣的中國史書非常有限,才會藉這次來台的機會探訪誠品。

我替他到櫃檯問,小姐查詢的結果美麗華店有一本「東西漢演義」,內容未知。我把情報跟老伯說,他決定搭小黃過去看看,但不知道怎麼跟計程車司機說。我又回到櫃台,請小姐寫下書名跟地址,然後把紙片給老伯,要他去那裏的櫃檯跟對方說要這本書就可以,已經預約了。老伯謝謝我,要我到日本時去找他玩,他家房間很多。過程中史薇到了,結束時我跟史薇說

「我快沒氣了,頭好脹」

我把畢業至今約八年的日文一次講足了。

路過一家火鍋店,史薇指著店門口的大狗說他們的連鎖店都會在店門養一隻黃金。看起來十分孤單的牠不喜歡我,無視於我溫情的手。



陪史薇去吃了肉羹麵,並在目送她上計程車後結束當天的行程。



附註:

抱歉史薇,我又把妳寫娘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