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去了一趟風櫃,不免就會想知道風櫃會來些什麼人,他們又將去向何方?



阿清(鈕承澤飾)、阿榮(張世飾)及郭仔,三個從小一起在風櫃(位於澎湖縣馬公市)長大的年輕人為了幫朋友出頭而惹了事端,鬧上警局,遂決定搭船到高雄另謀生路,等待兵單。三人借住在阿榮姊姊的朋友錦和(庹宗華飾)家,也順利找到了電子加工廠的頭路。

阿清對常被錦和忽略的女友小杏產生好感;錦和以為小杏想要婚姻,其實小杏更想要的是單純的愛情。明知自己不可能介入,阿清仍在從阿榮姐的男友(侯孝賢飾)那拿到的幾百大洋被騙子騙走後決定從學日文開始奮發向上。與此同時,阿榮則跟了一群不良少年鬼混。

錦和偷工廠材料去賣一事東窗事發,雖無直接證據但廠方決定將其開除。好勝的錦和滿口不在乎,跟三個年輕人一起喝酒慶祝他將上船工作。

因個性上的轉變,阿清跟阿榮這對好朋友間開始起爭執,阿清一把將阿榮推入海中。帶著不滿的情緒回到家,小杏告訴阿清有他的信,信上提到他那因被棒球打到而引發失智的父親於前日過世了。阿清回到澎湖奔喪,不停憶起父親跟小時的他的互動。其時,小杏也來到風櫃探望錦和的家人。

回到高雄,阿榮跑去菜市場擺攤賣錄音帶。小杏收到一封信,錦和寫來的,因為船在日本拋錨,公司方面決定先將他們送回來。隔天,小杏把阿清喚入房中,告訴他自己要去台北投靠姐姐,不想再見到錦和。她把印章交給他,希望他能代領她的薪水後再匯過去台北。在阿清的堅持下,他送小杏上了車。

來到市場,阿榮的攤子前立了個大牌:「當兵大拍賣」,原來是郭仔已經收到兵單,離入伍的日子不遠了。見狀,阿清爬上椅子,開始喊起更加特惠的價碼。他對阿榮說郭仔就快當兵了,不趁現在賣要什麼時候賣?人聲鼎沸的市場中,阿清的叫賣聲不絕於耳。


他們在取悅楊麗音

導演侯孝賢1983年的作品,在〈艋舺〉裡銀髮蒼蒼的豆導當年也不過17歲,不過演技在名導演的指導下比現在還好,豆導真該好好檢討一下。

劇情由朱天文編寫,緩慢而平順的時間之流充斥電影之中,早個幾年,應該很難耐著性子把電影看完。有趣的是,明明就是以青少年為主角的電影卻要成年人才有辦法懂得個中滋味。從這個觀點來看,我想〈風櫃來的人〉拍的是一種回憶,一種回頭望著年輕時的自己的淡然。好像某個看不見的東西就這樣丟在那裡了,而我們必須抱著這種空洞感活下去。年齡越增,也許洞會愈來愈大吧。



阿清小時候很崇拜愛運動的父親,但在父親被球砸中腦袋而「秀斗」後,他不免成為其他同齡孩子口中嬉鬧的對象。為此,他選擇反抗,逞兇鬥狠來捍衛他的回憶,同時間卻也鄙視曾摯愛的父親。這樣的衝突一直存在人性中,因為愛,所以我們恨。到最後,我們恨的究竟是他人,還是自己?

看起來稚齡的小杏是阿清傾慕的對象。『如果能跟她在一起,我就會變得更好吧,能夠在這個世界好好的活下去吧』,說不出口的思慕,卻漸漸讓阿清變得正義,也多添了些包容。註定得不到的愛在多年後回想起來會是一種遺憾,也會是一個成長的里程碑。縱使,帶著一點心酸。

阿清漸趨成熟的同時,他父親的生命火焰也同時一點一點的燃盡,於是便有了近劇末時的死亡。死亡是父子間世代的傳承,死亡也是一種和解。當恨的人已然消失,留下的只有美好的回憶跟此生拋不掉的悔恨。當有一天孩子張大眼問你:『把拔,也爺是怎麼樣的人啊?』你會怎麼回答呢?只講好的,對吧。因為那些個不美好的,是你必須自己承擔的枷鎖;同時,你也不希望這樣被自己的孩子對待。



青春,讓我們盡情揮灑,追逐數不清的夢想,探索這廣袤的世界。而當羽翼上的蠟逐漸被太陽蒸融,我們緩緩落地,踏在灼熱的地表上,望向朦朧的未知。我們用青春跟純真換來經驗跟世故,用歡笑跟享樂換來白髮跟皺紋。值得嗎?也許是,也許不是。在這夜黑蛙鳴之際,你感覺一股涼風吹過,不知怎的忽然落下一滴淚。這滴淚是滿足,是遺憾,是幸福,還是哀悼?

答案,就在你的心中。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