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說呢? 日本人某方面來說實在是個了不起的民族. 早上大概九點多, 我坐在店裡椅子上看蘋果日報. 按照慣例的, 看完那些聳動的, 血腥的, 充斥各種形式暴力的標題後, 我順道想看一下最近有演什麼電影. 就在左下角區塊那裡的未來會上映的電影廣告格裡面, 看到了有一個副標題是"實際至曾發生慘案的現場拍攝"的一部鬼片. 姑且我們不去管他這部片好看還是不好看, 光是這樣的動作就很嚇人了.

本身我是一個對信仰可以說是不熱中的人, 在這方面來說我幾乎沒下過多大的心思. 每一次在拜拜的時候, 我的禱詞永遠說的都是簡潔有力, 就像公司執行長要報告很難看的財務報表一樣, 清楚但是快速的帶過. 反觀那些看就知道相當虔誠的信眾, 往往一講, 就感覺像是在發表什麼聲明似的, 像毛蟲般的冗長. 除了這個以外, 我也沒有辦法接受"因為怕處罰, 所以相當努力的贖著罪過"這樣的事情. 對我來說, 活的自然, , 不造成自己的麻煩, 不找人麻煩, 這就夠了. 沒必要去管那些沒有辦法去證明合理性的大大小小的規定. "仰不愧於天, 俯不怍於人"這不是就很夠了嗎?

就因為這樣的因素, 我想我大概很難被稱為是一個信眾.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我, 對一些我沒有辦法抵抗的力量我還是會存著小心的心態. 日本人不愧是在二次大戰進行過神風攻擊的民族, 血液的冒險性(還是該說是金錢的驅使呢)一直還是在某個小小的角落蟄伏著.

我也看過一部印象中台灣沒有上映的日本影片. 是部可以說是比較奇特的鬼片. 日本有所謂的"百物語"這樣的說法存在著. 它的架構就是聚集一定的人數並同時點燃一百根蠟燭, 然後大家輪流說鬼故事. 每說完一個故事, 就吹熄一根蠟燭. 聽說最後的一根蠟燭熄滅後, 真正的鬼就會出現. 這部影片的拍法就是像這樣. 一個好像是法師之類的人, 對著攝影師說著一個又一個長短不一的鬼故事, 試驗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在這一部影片中, 法師邊說著故事, 週遭的攝影團隊就不時傳來一些小狀況. 而且在影片還沒開始之前, 螢幕上就寫著"如果在看的時候週遭有任何的靈異現象, 請先停止觀賞".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的看法怎樣, 不過我是挺怕的. 不過邊看著, 心裡也邊想著, 日本人真是了不起. 不過我到現在這部影片還是還沒看完就是了...

等這部新的電影上映後, 我可能又要找自己麻煩的邊怕邊看了...涼爽的夏夜...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